※金光學堂(?

※無CP的輕鬆向(??

 

 

「那麼,今天的課就上到這裡。下堂課開始,我會拿動物的大體過來讓你們解剖研究,自認下不了手的人,還是早點轉到別的學堂去吧。」輕哼一聲,「十二歲之前只有醫者與俠者兩個學堂,之後才會因為你們選擇的道路而細分成更多學堂。但是,不管你們選擇了哪一條路,只要你們還在江湖上行走的一天,遲早會遇到見血的時候。」

「下課。」

 

硯寒清收拾好東西,他算了一下現在的時辰,距離下午的課還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這表示他能夠慢慢走去俠者學堂,不用那麼趕。

雖然他是醫堂的學徒,但是他在不久前被指派到北冥縝的身旁,成了對方的伴讀。從那時候起,他就開始了在醫者與俠者學堂兩邊跑的日子。

 

「真是麻煩啊。」他對這些事情避之唯恐不及,皇子伴讀也許在別人眼中是十分光榮的身分,但這對他來說卻是個燙手山芋,然而他卻不得不接下。

誰叫這是王親自「交代」的任務。

 

學堂只會根據個人選擇的路而有所差別,並不會因為學生的身世背景而去刻意區分。於是就造成了來自各個地區不同種族的學生一起上課的情況。

聽說上屆的學長很慘,因為同儕之中好像還有來自羽國的鳥族。相較之下,北冥縝那些中原人族的同學,似乎變得不那麼讓他討厭了?

 

「硯寒清啊,剛才武術課分組較量的時候,我不小心失手將你家的殿下打傷了,就麻煩你醫治一下了。」

 

……他收回那句話,他果然還是不喜歡殿下那群老是增加他工作量的同學。

 

硯寒清一邊幫北冥縝包紮一邊叨念:「殿下,比試只要點到即可,不用太過。」

 

「戰場上刀劍無眼,每一次的較量,吾都會認真以待。」

 

恩,他差點忘了這位殿下的目標是成為邊關武將。

太子殿下今年開始跟在王的身邊,學習如何處理朝中政事。而比太子還要年幼的各位殿下也漸漸朝著各自的目標努力前進。

 

「多謝你,硯寒清。」

 

「微臣只是盡自己的本分罷了。」硯寒清轉頭看了一眼那個打傷他家殿下的人,當他見到正在與那人聊天的俏如來,才想起剛剛路上發生的小插曲,「殿下,微臣有事要暫離一會。」

 

「恩。」

得到北冥縝回應的硯寒清轉身走向俏如來,「俏如來。」

 

「嗯?你找我有事嗎?」

 

「你的師兄要我幫忙轉告你一句話,他說,小空又翹課了。」

 

俏如來嘴角的弧度下垂了一點,「我知道了。」

 

趁著課間空檔過來找大哥玩的雪山銀燕剛好聽到了這段對話,「什麼?二哥又翹課了?一定是那群魔教壞他!我當初就說要讓二哥調班,你們卻不聽!不行,我要去找二哥!」

 

劍無極伸手抓住雪山銀燕的衣角,阻止了對方要衝去找人的舉動,「笨牛,你給我等一下!等一下是那個老頭的課,你想找人也要等到放學再說!」

 

「但二哥他……」

 

「他又不是三歲小孩,不會弄丟的。但如果你翹了那個老頭的課,依照他愛記恨的個性加上變態的心理,一定會整你整到讓你完全沒有跟你二哥相處的時間!」

 

「這……」

 

俏如來輕輕拍了一下雪山銀燕的肩膀,笑著勸說:「銀燕,找小空的事情就交給我處理,你到時跟父親講一聲,說我跟小空可能會比較晚回家,這樣就好。」

 

「啊?好吧……」為什麼他有一種大哥的笑容很可怕的感覺?

 

「就是說嘛,這件事情交由俏如來處理就好,為了你小命著想,你還是別翹課吧。」

 

「吾有這麼恐怖嗎?劍無極。」神蠱溫皇看了一眼馬上閉嘴的劍無極,側過頭對俏如來說:「吾允你早退,至於下一堂課的學業,就交由劍無極幫你完成吧。」

 

「等一下!俏如來下一堂課又不是你教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嗎!」劍無極出聲抗議。

 

神蠱溫皇轉頭問向赤羽信之介,「你沒意見吧?」

 

「無。」

 

「那就這麼決定了。」

 

 

在一旁觀看全程的硯寒清,默默將那句來不及說完的「所以他暫時幫你把人給看好」給吞回腹中。

 

反正,他們很快就會知道真相。

不差這一時半刻。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