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翹課日常(?

※微策飄、網空,及某人路過有(?

 

 

籃球砸在球框上的聲音以及青少年的加油聲、交談聲,偶爾夾雜著微風吹拂過樹林草叢的輕微聲響。

年少的學生頂著豔陽在操場上打著籃球,臉頰上的紅彩不知道是曬出來的,還是因為運動的關係。

鬼飄伶將球丟給了同學後,就走到一旁的樹下,他拉起體育服的下襬擦掉臉上的汗後,便彎腰拿起剛剛趁著下課時間去福利社買的礦泉水,正要喝的時候,就聽見一道呼喊聲,一道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聽見的呼喊聲。

 

「阿飄──」

 

鬼飄伶順著聲音看過去,就發現趴在圍牆上正對著他笑的公子開明。

 

「明?」

 

公子開明跳下圍牆,他小跑步跑到鬼飄伶面前,直接伸手奪走鬼飄伶手上的礦泉水,他打開瓶蓋喝了一口才補了一句:「好熱,阿飄你的水借我喝一口。」

 

「你都已經喝了,現在才說有用嗎?」

 

「至少、最少、起碼我有跟你說一聲阿。」公子開明拿著礦泉水,碰了一下鬼飄伶的臉龐,「這麼熱的天氣還打什麼籃球,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冰?」

 

「你又打算翹課了?」鬼飄伶接過礦泉水,他沒有介意這瓶已經被公子開明喝過的事實,就著瓶口喝了好幾口。

 

「說什麼翹課──阿飄你這樣說就傷感情了──等會兩節課都是自習,可以自由活動。」

 

「你班上的風紀不管你?就這樣任由你離開教室?」

 

「你說他阿,他已經帶頭翹課了。」公子開明揮了揮手,讓鬼飄伶看清楚他手上拿了什麼東西,「反正東西在我手上,你想不陪我走一趟都不行了。」

 

「What?」鬼飄伶看到了公子開明手上的耳環,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發現果然少了一個耳環,「還我!」

 

公子開明躲過了鬼飄伶的手,他揚起嘴角,心情愉悅地哼著小調:「想拿回去就追上我吧。追上了就還你,沒追上就……哼哼。」

 

「明!站住!」鬼飄伶追著公子開明跑走的方向,離開了操場。

 

對這種景象早已見怪不怪的同學們連看都沒看一眼,繼續打球的打球、聊天的聊天。

沒辦法,誰叫鬼飄伶三天兩頭老是被隔壁班的拐跑,他們都習慣了。

 

 

另一方面,公子開明正要往校門口跑去,就見到了在校門口附近巡視的班導,他當下身子一轉,立刻改變了路線。

好不容易跟警衛建立了交情,只要自己有足夠的理由,警衛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行……看來還是得乖乖用老方法,翻牆翹課了。

 

當公子開明跑到校內最好翻過去的側門圍牆時,就發現班上的風紀,也就是網中人,正站在牆上一臉不耐煩地看著身旁坐著的少年。

公子開明認出那名少年是最近轉到他們班上,借住在班導家的戮世摩羅。

 

「你不是要翹?」

 

「再等我一下……阿,我要等的人來了。」戮世摩羅笑了一下,朝著公子開明的方向說:「上次多虧了你,我差點被抓包。這個回禮,你還滿意嗎?」

 

「嗯?」網中人轉頭看了公子開明一眼,又回頭問了戮世摩羅一次,「人等到了,你還不走嗎?」

 

「當然。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公子開明沉默地看著兩人消失在圍牆外頭的身影,他決定不提醒對方,今天校內有場演講活動,演講來賓剛好認得戮世摩羅的事情。

 

不遠處的教學樓上,一個紅色的人影靠著欄杆,將過程盡收眼底。他拿起手機,打開通訊錄,點了名為師弟的聯絡人,並撥出了電話。

在電話接通的瞬間,他低笑著說了一句,「小空又翹課了。」

 

對方沉默一會後,用著壓低的嗓音回答,「吾知道了。」

察覺出對方平靜的嗓音背後所隱藏的怒火,他揚起了嘴角。

 

平淡的日子太無趣了,不是嗎?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