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最、現代、年齡差、亂掰牡丹設定有(?

※月下牡丹的黑化版,設定更改有(?

 

 

 

 

那天早上,不小心睡過頭的最光陰為了趕上公車的發車時間而拼命奔跑著,趕時間的他在轉角處與人相撞了,撞擊的力道太大讓他跌坐在地。

他忍著痛站了起來,說了一句抱歉之後就要繼續趕路,卻被抓住了手腕。

 

「小弟弟,你的悠遊卡掉了。」白髮男子笑著將卡片遞給了他。

 

「阿,謝謝您。」

 

「不客氣。」男子說完便轉身離開了。

 

最光陰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邁出腳步繼續朝公車站跑去,幸好當他跑到那的時候,公車正要進站。

氣喘吁吁的最光陰上了公車,此時車上並沒有多少乘客,還有空位可坐。最光陰走到安全門旁邊,他伸手抓住立桿,決定先站著,等呼吸平緩再坐下。

 

他側過頭望向窗外,早晨的街道上,行人不多、大多數的店家與住戶依舊大門深鎖,於是那抹正在等待自動鐵門完全升起的白色人影就特別明顯。

 

「嗯?」最光陰仔細瞧了幾眼,確定了那個人就是剛才與他相撞的男子,他看向店家招牌並暗自記下,決定放學之後再去跟人正式道歉。

 

這就是他們最初的相遇。

那年,最光陰是即將畢業的國三生,而綺羅生則是一畢業就自己開了一間花店創業的新鮮人。

 

剛開始,最光陰只是偶爾會去花店跟綺羅生聊幾句話。

那時候的他忙著準備升學考,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玩樂,於是和綺羅生相處的短暫時光,是他少數可以喘口氣放鬆一下的時間。

 

被孤兒院扶養的最光陰以能減輕院長負擔為前提來決定升學的路,在綺羅生建議他選有興趣的科系就讀的時候,他只是說了句會考慮,沒有讓對方知道自己遇到的困難。

最後,他放棄了外縣市的國立高中,選擇了最近的私立高中就讀。

孤兒院只會養育他到成年的那天。於是,最光陰升上高中之後,就開始到處打工,也因此,他和綺羅生見面的次數更少了,大多時候,兩人只是用通訊軟體聊個幾句就各自休息了。

 

即使如此,兩人的交情還是靠著這樣微弱的聯繫維持了下去。

直到那次相聚的談話,才產生了改變。

 

那時候的最光陰已經被大學錄取了,暫時不用花費心力在課業上,所以,他跑到花店找綺羅生聊天的次數又多了起來。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他發現了那盆擺放在玻璃窗最右側的牡丹花。

他算了一下時間,他三周前開始常往這邊跑,而那盆花一直維持著花苞狀態,一點也沒有要綻放的跡象。

 

「那朵牡丹是怎麼回事?」

 

「嗯?那是雙心牡丹,只有兩朵雙心牡丹種在一起的情況下,它才會開花。」

 

最光陰看著只有一個紅色花苞的盆栽,「但那盆只有一朵牡丹,你不像是會犯這種錯的人。」

 

「我原本是種兩朵的,但另一朵被我店裡的工讀生不小心賣出去了。」

 

「嗯?」

 

「幸好買主是我朋友,但我與她的休息時間一直錯開,所以,我想麻煩你幫我把那朵花帶回來,可以嗎?」

 

「可以。」

 

綺羅生笑彎了眼,將朋友的連絡住址寫在字條上交給了最光陰,「多謝,那就拜託你了。」

在最光陰離開花店之後,綺羅生拿起手機撥出了電話,在接通的瞬間,還沒等對方開口,他就出聲說:「他已經往妳那過去了。」

 

「你決定好了?」

 

「麻煩妳了。」

 

「你還真捨得……他畢竟是你多年來不斷贊助的孩子。」

 

年幼的孩子隔著欄杆對著他笑的畫面在綺羅生腦中浮現,他歛了眼眸輕嘆,「他很快就要出國讀大學了,到那時候,我就真的永遠失去他了。」

 

「這麼對自己沒信心?」

 

「我從不冒險。」

 

「好吧,我給過你一次反悔的機會了。既然你決意如此,那今晚,你就會收到你想要的禮物。」

 

「──多謝。」

 

 

當晚,綺羅生一回到自己的家裡,就見到躺在沙發上的最光陰,少年緊閉著眼,似乎睡著了。

綺羅生走到沙發前,並蹲了下去,雙眼專注盯著最光陰的容顏,他抬起手輕撫少年微涼的臉龐。

過了許久,他才湊上前低頭親吻少年的眉間。

 

「晚安,祝好夢。」

 

願你在我身旁擁有著一個漫長又美好的夢境。

屬於我的,最光陰。

僅屬於我的,另一半的雙心牡丹。

 

 

「老闆,那朵牡丹終於開花啦?」

 

「恩,昨晚開的。」綺羅生仔細照料著盛開的紅色牡丹,眉眼間盡是笑意。

 

「但我記得那品種不是要兩朵才能開花嗎?」

 

綺羅生小心翼翼地撥開葉子,讓客人看見裡頭那朵粉嫩的幼小花朵,「若是雙心的牡丹,一朵就行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