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狗、網遊(?

※文不對題(。

 

 

綺羅生與北狗是在網路世界認識的。

那段時間的綺羅生忙著現實生活中的事情,已經漸漸淡出了遊戲世界,偶爾上線也只是將角色掛在「玉陽江」這個地圖,然後就轉身做自己的事。

曾經整排亮著的好友介面,如今只剩下一、兩個人,但都很快就下線了。

也許是和他一樣回來看看,也許是已經換號玩了也不一定。

 

那天,綺羅生一如往常地上線掛著後就轉頭忙其他事情,等他忙完回頭看向電腦螢幕時,就發現一個帶著狗頭帽子的玩家站在他角色面前盯著他看。

 

﹝附近﹞白衣沽酒:?

﹝附近﹞北狗:你不是NPC

﹝附近﹞白衣沽酒:你認錯人了。

﹝附近﹞北狗:不是NPC待在這裡老半天做什麼?

﹝附近﹞白衣沽酒:欣賞美景。

﹝附近﹞北狗:你說話的神情比較迷人。

﹝附近﹞白衣沽酒:^_^

 

而後,綺羅生又跟對方聊了一會,才下線休息。

 

過了幾天,等到現實中的忙碌終於告一個段落,綺羅生打算上線打個五人副本轉換心情。

當遊戲過圖場景跑完條之後,映入綺羅生雙眼的畫面,是熟悉的玉陽江畔以及那道似曾相似的人影……

 

﹝附近﹞北狗:唷。

﹝附近﹞白衣沽酒:真巧。

﹝附近﹞北狗:我在這裡等你好幾天了。

﹝附近﹞白衣沽酒:為何?

 

下一秒,綺羅生就看見北狗發來的好友邀請視窗,他頓了一下,移動滑鼠點了同意。

在他同意加好友之後,北狗就轉身離開了。

……這人等了好幾天是為了加他好友嗎?

 

綺羅生點開北狗的角色資訊,他看了一下對方的裝備,看完之後就發送密語過去。

 

﹝密聊﹞你對﹝北狗﹞說:你有空嗎?

﹝密聊﹞﹝北狗﹞對你說:有,怎樣了?

﹝密聊﹞你對﹝北狗﹞說:要不要打個五人本套餐?

﹝密聊﹞﹝北狗﹞對你說:我沒打過本。

﹝密聊﹞你對﹝北狗﹞說:我教你。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綺羅生想打本的時候就會找北狗,其他時候就是各自玩各自的。

剛開始好友頻只會看到北狗跟綺羅生講話,時間一久,出現在北狗好友頻的玩家越來越多。

雖然出現次數最頻繁的ID依舊是「白衣沽酒」。

 

北狗平時聊天跟打本時候完全是兩種人,平時的他愛聊又戲多,雖然偶爾講話邏輯太過跳躍,讓綺羅生有點跟不上。但只要北狗一進入副本,他就很少打字,給人的感覺整個都變了。

隊友有時候都懷疑螢幕另一端是不是換人玩了,不過綺羅生倒是不意外,他以前也認識這樣的人,平常和藹好相處、下本嚴厲罵哭人。

再說,不少人網路跟現實所展現出來的個性都有著差距,北狗的這點變化反而不算什麼了。

 

在北狗問綺羅生周末要不要一起打本的時候,綺羅生以出差為由拒絕了,北狗隨口問了綺羅生要去哪,綺羅生照實回答了。

北狗沉默了一會,說那裡剛好在他家附近,於是綺羅生問他,要不要見個面吃頓飯。

過了許久許久,綺羅生才等到北狗的回答。

 

﹝隊伍﹞北狗:好。

 

綺羅生聽過北狗的聲音,對方的聲音有點低沉磁性,他本來以為兩人的年紀相仿,結果沒想到,對方還是學生。

現實中的北狗,個性比較像打本時候的他。

於是吃飯的時候,幾乎都是綺羅生在講,對方偶爾回個幾句。

吃完之後,綺羅生問了一句:「需要我送你回去嗎?」

 

北狗搖頭,「不用了。」

 

「你心情似乎不太好?是不習慣這家的口味嗎?」

 

北狗歛了眼眸,「你會不會覺得,和你想像中不太一樣。」

 

綺羅生想到在遊戲裡頭,兩人相處的時候幾乎是北狗在講,他偶爾吐槽幾句。

 

「會嗎?我倒是覺得,不管是遊戲還是現實,北狗都一樣可愛啊。」

 

「嗯?」

 

「像是被堵得無話可說的時候都會鬧彆扭。」笑。

 

「……」轉身就走。

 

「等我一下,我只是開個玩笑,別生氣嘛。」綺羅生追上北狗,又說了幾句才讓對方氣消。

 

 

雖然表達的方式不同,但本質上,都還是同一個人。

有些事情是不會因為外在形式而改變的。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