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綺最

※年齡差、亂掰牡丹設定有(?

 

 

 

 

 

那天晚上,最光陰被城主叫出門跑腿,為了省時間,他特地走了平時不會經過的小路,他就是那時發現小花店的。

在明亮暖黃的燈光下,各種顏色鮮豔的花朵在小小的空間綻放著。

那道雪白的身影在花叢綠葉的環繞下,變得十分顯眼。

 

也許是查覺到最光陰的視線,擁有一頭白色長髮的人轉身看向他。

 

「要買花嗎?」那人勾起嘴角,笑彎了眼。

被那雙盈滿星光的紫眸注視著的時候,讓人不禁認為,擁有這般眼眸的主人,必是一個多情人。

 

最光陰搖搖頭,並加快腳步離開。

 

當那人望著他的時候,他竟有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也許就是因為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最光陰開始不自覺的會路過那間小花店。

他就如同那些路上的行人一般,腳步從未停頓,就只是經過時會往店裡看一眼。

 

大多時候,那人都神情專注地在照顧那些花草;當然也曾見過他被客人纏著聊天的場景。

每次見到那人跟別人有說有笑,最光陰的心底都會不太舒服。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情緒,腦子裡頭一整天都是那人跟幾個大姊姊聊天的畫面,心頭的煩悶感揮之不去。

 

看著書桌上一疊還沒完成的作業,最光陰更加煩躁了,他躺到床上,將自己埋在毛絨玩偶的懷中。

 

當飲歲來叫人下樓吃飯的時候,就見到那孩子悶不吭聲窩在床上的模樣。

 

「誰惹你了?」

 

最光陰抱住玩偶,背對著飲歲,將心中的不解說了出口。

 

飲歲走了過來,他在床邊坐下,抬手摸了一下最光陰的頭髮,「你這年紀吃朋友的醋很正常。」

 

「但我跟他不是朋友阿。」

 

「也許你想和他當朋友。」

 

最光陰想了一下那人的外貌,神情遲疑地問:「但是他的年紀比我大很多,他會跟我做朋友嗎?」

 

「忘年之交聽過嗎?像我跟城主就是這樣。」

 

「咳。」見兩人遲遲未到飯廳的城主過來看看情況,結果一走來就聽到那句忘年之交……

「我與你只差了一屆,哪裡來的忘年?」

 

「這是舉例。」

 

城主和飲歲鬥了幾句嘴後,才跟最光陰隨口提了一句:「後天我要去拜訪朋友,你明天去幫我買束花回來吧。」

 

最光陰眨眨眼,點頭應好。

 

等兩人離開最光陰的房間之後,飲歲哼了一聲,「你就儘管寵他吧。」

 

「是誰這幾天在煩惱說那個誰誰誰的胃口小了一點。要是再不推把手,你不口渴,我都聽煩了。」

 

「城主!」

 

 

隔天,最光陰第一次踏進了那間小花店。

 

「歡迎光臨。」正在修剪枝葉的那人抬頭望向最光陰,「需要什麼嗎?」

 

「我自己看看就好,您繼續忙。」

 

那人愣了一下才笑說:「好。」

 

最光陰總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讓那人笑了,他捏了捏耳垂,在店裡逛了起來。

店面雖小,但花朵種類繁多,好多都是他說不出花名的植物。

 

就在最光陰思考要不要麻煩人家介紹的時候,他看到了放在角落的花盆,盆中有個含苞待放的紅色花苞,最光陰認出那是還沒綻放的牡丹花。

 

「抱歉,這朵牡丹是非賣品。」不知何時走過來的那人將牡丹花盆抱了起來,往櫃台走去。

 

「為什麼?」最光陰跟了上去。

 

那人把花盆放到櫃台底下後,才轉身回答最光陰的問題,「因為它,已經無法開花了。」

 

「為什麼開不了?」

 

「這朵牡丹與一般的牡丹不同,它名喚雙心,雙心牡丹有紅色與粉色,只有兩種顏色的牡丹交纏在一起時,才會開花。要是少了其中一個,就不會綻放,並且在花期結束以前,就會凋零了。」

 

「那粉色的雙心牡丹呢?被買走了嗎?」

 

「這個嘛,因為我的朋友想見識這種牡丹是不是這麼神奇,所以就將粉色的牡丹給帶回去了。」

 

最光陰皺起眉頭,「我去幫您把那朵花討回來!」

 

「啊?」

 

「因為你的表情,就像在說很想看它開花。」

 

「不用,我已經訂了粉色的雙心牡丹了。」

 

「但終究不是原先的那朵了,再說,原本與那朵牡丹待在一起的紅色牡丹又該怎麼辦呢?」

 

「我訂的是種子。」那人輕嘆,「不過你說的也對,即使品種相同,但終究是不同的花朵。每朵花都是獨一無二,無法取代的。」

 

「對不起,我誤會了!」

 

「無妨,我還要感謝你提醒了我。作為報答,這個就給你吧。」那人給了最光陰一個白犬小擺飾。

 

「不、不用了。」

 

「就當作是交個朋友吧,我叫綺羅生,你呢?」

 

「最光陰。」

 

知道最光陰是來幫家人買花的綺羅生,主動介紹了幾款花束給他。

綺羅生看著那孩子一臉困擾不知道該選哪個,悄悄地揚起唇角。

 

一般來說,雙心牡丹的養殖者剛開始都只會種植其中一個顏色,直到遇見心上人才會入手另一個顏色,這是為了祈求兩人能夠像花朵一樣,互相依偎結伴一生。

因為只會在夜晚時刻開花,所以又有月下牡丹這個別名。

就如同眼前這名,只會在夜裡出現在他店門前的孩子。

 

自從最光陰開始經過這裡之後,他就訂了一個紅色的雙心牡丹放在店裡,並暗自期許,等到兩人相識的那天之後,粉色的雙心牡丹也會隨之到來。

 

他曾經見過雙心牡丹盛開的模樣。

雖然只有一瞬間,卻從此無法抹去眼底那道風景。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