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天地之間

※九最、天使X人魚

 

 

最光陰並不清楚天界的規矩,但是九千勝來找他的次數太過頻繁,想起天界與人間時間差的他不禁有點擔憂,於是他開口問了九千勝。

 

「強大的願力通常需要時間累積,而天界也不是馬上就會派人過來處理……於是通道有了時空穿越的功能,只需要些微的願力,它就能突破時光與地理的限制,將天使送往任何時空。」九千勝坐在岩礁上頭,托腮笑望少年人魚抬頭仰視他的模樣。

 

「但你並不是經過通道前來人界的。」

 

「我是說我不會受到影響,並沒有說我不是經由通道來到這裡的。」

 

「嗯?」

 

見到最光陰不解的神情,九千勝伸手輕點少年的眉心,笑說:「身分帶來的特權阿。就像身為人魚王子的你比一般的人魚擁有更多的權力。天使長可以開啟通道,在沒有願力的情況之下,是無法指定要前往的時空,只能任由通道隨機送往。但如果有願力,就能選擇了。」

 

「這段時間的願力這麼多嗎?」

 

「時空穿越並不需要太多的願力,只要我想見到你,我就能從通道那裡到達你的身邊。」

 

看著九千勝夾帶笑意的紫眸,最光陰不知為何突然失神片刻。

那雙眼,似乎隱藏了更深的情緒,但他卻不明白那是一種怎麼樣的情感。

 

就在兩人之間陷入一片寂靜時,一道氣憤的稚嫩童音打破了這份靜謐。

 

「離殿下遠一點!」年幼的人魚游到最光陰的身旁,他氣呼呼地鼓起臉頰對九千勝提出要求。

 

「為何?」九千勝反問。

 

「我爹說過,除了貓,也有鳥會吃魚!」小人魚神情激動地轉頭對最光陰講:「大鳥會吃魚,很壞的!殿下你別離他太近!」

 

「天使跟鳥不一樣。」最光陰訂正小人魚的說法,而後他望向九千勝,挑眉道:「不說幾句解釋一下?」

 

九千勝笑彎了眼,他沒有說話,只是湊到最光陰臉旁,張嘴輕咬他的耳鰭。

 

「……」最光陰沉默了一會,他看著九千勝好聲好氣哄著氣炸的小人魚,沒有提醒對方,耳鰭是人魚敏感的地方,即使是輕微的碰觸,也會被人魚無意識的動作反射攻擊。

他知道碰的人是九千勝,於是他完全生不出反擊的心思,甚至還會克制身體的反射動作。

 

最光陰抬起手,手指摸向方才被九千勝咬過的地方,似乎還殘留著餘溫。

至於是九千勝留下的溫度,還是被他滾燙的肌膚給傳染的,就不得而知了。

 

九千勝觸碰了最光陰的鰭耳,而最光陰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抗。

也許天使並不知道這個動作代表的意義,但同族的小人魚卻清楚得很。

所以他才會那麼生氣,只是礙於自家的殿下還沒有說破,不能暴露心思給天使知道。

 

等到九千勝向他們告別離去之後,小人魚才一臉擔心地問最光陰:「殿下……您一定要選他嗎?」

 

最光陰望著九千勝離開的方向,拍了拍小人魚的頭,「是緣是劫,皆避不過。」

而他,從不會選擇逃避。

 

隔天,九千勝又來到了這裡。

他看向窩在他羽翼下避暑的人魚,過了許久,見人魚都沒打算說話,他才主動提起話題,「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要用什麼說詞來跟你講一件事情。」

 

「何事?」

 

最光陰沒有回答,而是繼續說:「但我想來想去,還是覺得用行動告知比較快。」

 

下一秒,九千勝就因為最光陰親吻他唇角的舉動愣了一下。

 

天使與人魚無聲對視了一會,最後由天使率先打破了沉默。

 

「這就是你想讓我知道的事情?」

 

「恩。」最光陰點完頭,就被天使推倒在沙灘上。

 

「那這便是我的回答。」九千勝歛了眼眸,低頭吻了最光陰的雙唇。

 

最光陰與九千勝之間的關係,在那天開始產生變化。

 

頃刻的相伴,永恆的時光。

從此刻劃在他們的歲月中。

 

一生難忘。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