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空、輕鬆向、現代樂團梗(?

 

 

 

 

修羅國度是一個樂團的名字,每個月的偶數周晚上,他們都會在魔世夜店裡頭表演。

只是主唱妖神將經常不見人影,所以大多時候的表演只有三尊所演奏的音樂;極少數的時候,會由策師以及他的朋友上台唱歌。

熟客都知道那個朋友是闇盟樂團的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在修羅國度的場次出現的時候還比較多。

 

這天,夜店的常客一走進店裡,馬上就發現妖神將出現了,而他的身旁正站著一名少年,少年不斷開口說些什麼,然後就被一臉不耐煩的妖神將彈額頭。

 

難得見到妖神將跟人這麼親近,常客還挺好奇少年的身分,於是他問了酒保,「那小子很面生啊,是主唱的弟弟嗎?」

 

酒保頭抬也不抬,自顧自地擦著玻璃杯,「那是他們樂團的新主唱。」

 

「看上去挺小的,他成年了嗎?」

 

「未成年能進得來?他只是臉顯嫩而已。」

 

「妖神將不唱了?之後該不會是由那小子跟策君輪流唱吧?」

 

「不,他們要改成雙主唱,妖神將之後會比較常來,而策君被調去別的地方,不太會來這裡了。」

 

「那就好,策君的聲音太魔性了,上次我聽他唱一首,那首歌就在我腦中徘徊了兩個禮拜!」常客對酒保抱怨完,就看到酒保扯了扯嘴角,做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你的臉是怎麼了?」

 

已經被毒害兩天的酒保沒說話,他決定讓常客親自體驗一下,才能理解那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感覺。

 

之前妖神將的表演都還挺正常的,但自從和那個少年搭檔之後,他就開始配合那個少年唱了各種魔性之歌。

不是難聽,但就是非常洗腦。

跟策君一樣,聽一次就餘音繞樑三天的那種。

 

修羅國度唯一比較正常的表演者,大概就是三尊了……不,現在連三尊都慣著那名少年,專門挑他喜歡的歌演奏。

 

酒保覺得這個樂團的風格已經越來越魔性化了,也許該跟老闆建議一下,安排個抒情之夜換換口味。

至於老闆接受提議後找了民謠歌手來表演又是另一件事情了。

 

另一方面──

 

戮世摩羅與網中人正在共用一個耳機聽歌,他們低聲討論著等等上台的表演方式,偶爾會跟著音樂哼幾句。

對於戮世摩羅心血來潮的建議,網中人全都一一否決了。

 

「愛將,既然你一直拒絕我的意見,不如就換你來想?」

 

「如果你肯正經點,想個正常的點子,我也不會一直駁回。」

 

「我很認真啊──你不覺得那些點子很好嗎?」

 

「讓阿鼻尊跳舞,你是想被砸場嗎?」

 

「不是要唱鬥牛嗎,那讓他在一旁跳舞最合適了。」

 

「哪裡合適?」

 

戮世摩羅拿出牛角髮箍,「我忘了說,要他戴上這個。」

 

「……」

 

「不然他只要間奏的時候跳一下就好?」戮世摩羅退一步。

 

「好吧。」網中人妥協了。

 

「你們有問過當事人的意見嗎?」阿鼻尊抗議。

 

然而,網中人和戮世摩羅已經開始聊下一首歌的表演,並沒有理會他。

另外兩人只能拍拍他的肩膀,是安慰、也是同情。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