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天使X人魚

 

 

這個世界分成天界、魔界、人界三種。

天界的居民分為四個階級,天神、大天使、天使長、天使。

當人類祈求的願力足夠強大的時候,就能傳達到天界,而後天界就會派遣天使到人間幫助人類實現願望。

但魔界,卻不需要多強的願力就能吸引魔物前來幫忙,只是人類要付出的代價會非常慘重。

 

九千勝身為天使長,並不需要親自前往凡間,他只要派隊上的天使去完成人類的願望就可以了。

但是那天的他,不知為何突然懷念起人間的景色,於是他將手邊的事情交代好之後,就前往人世了。

 

比起天界,人世的風景更加多變。

天界只有一棟棟亞白色的殿宇、淺黃的光線、湛藍的天際,九千勝早已看慣了那樣的景色,所以當他到達人世之後,居然有一瞬間看花了眼。

 

九千勝揉了揉眉間,暗笑自己太久沒離開天界了,竟然有點不習慣人間的模樣。

蔚藍的海洋、土黃的沙岸、坑坑洞洞的石灘,光是這樣的海岸景色,竟然就能讓他看花了眼。

 

「麻煩讓一下,你擋住我的視線了。」

 

「抱歉。」九千勝往旁邊挪了幾步後,轉身望向嗓音的主人。

 

那是一條少年模樣的人魚,他趴在礁石上頭,神情專注地盯著在沙灘上奔跑的狗兒看。

在日光的照耀下,人魚眉心的點鑽隱隱發光著,然而還比不上那雙琥珀色眼眸中的神采。

 

九千勝拍動背上的翅膀,飛到少年人魚的身旁後,停留在半空中跟人魚談話:「你喜歡狗嗎?」

       

少年人魚抬頭看向九千勝,他眨了眨眼,猶豫一會才點頭,「嗯。」

 

「你怎麼不上岸過去摸摸牠?」

 

「城主說,今天不准上岸。」

 

九千勝想起人魚在特定的日子中,能力會被削弱許多,人魚城的城主之所以今天禁止人魚上岸,大概是為了避免比平時虛弱不少的人魚被人類追捕到吧。

 

「需要我將牠抱來嗎?」

 

「可以嗎?」

 

「當然。」語落,九千勝到沙岸上將狗兒抱在懷中後,便飛回來降落在礁石上,他蹲下身靠近人魚少年,讓人魚少年一抬手就能碰到他懷中的狗兒。

 

也許是因為有人飼養的緣故,狗兒並不怕生,牠舔了舔九千勝的手指後,低頭與人魚相望。

少年人魚與狗兒對視許久,才抬起手輕輕地摸了摸小狗的頭,小狗瞇起眼,蹭了蹭少年人魚的手。

 

少年人魚的嘴角揚起一抹幾不可見的弧度。

見狀,九千勝也跟著笑了。

 

「能否讓我知道你的名字,人魚少年。」

 

「最光陰。」

 

「很好聽的名字。我叫九千勝,想和你交個朋友。」

 

「朋友?那是什麼?」

 

「就是結伴而行的友人。」

       

最光陰轉頭看了看自己的魚尾,再回頭看了看九千勝背後的雙翼,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只要我們都幻化成人類的模樣,就可以了。」九千勝輕笑,「如果你願意和我在陸地上遊玩一段時間,那明天便同樣的時間在這裡碰面。」

 

「好。」

       

之後,九千勝和他剛結交到的人魚朋友,在人世旅遊玩樂了一年。

 

最光陰聽說過天使很少來人間,是因為要有一定的願力才能夠開啟天界與人世的通道,他見九千勝待了這麼久,便開口問對方是不是回不去天界了。

 

「關上的通道是用來阻擋那些心還不夠定的天使,我並不會被影響。」

 

「你在人界待了一年,天界的事情沒關係嗎?」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對天界來說,我只是一日未歸罷了。」

 

「所以,這次分別之後,我們下次見面可能是一年後,也可能是更久以後?」

 

「你會因此忘記我這個朋友嗎?」

 

最光陰搖搖頭。

 

「如果時間的流逝帶不走我們之間的情誼,那麼要多久以後才能重逢,需要在意嗎?」

 

「無。」

 

「既然如此,下次再會吧,最光陰。」

 

「恩。」

 

最光陰告別了他的天使朋友後,只要一有空檔就會到他們相遇的海岸待著。

久而久之,人魚城的居民都知道他們的小王子總是會到海面上等一個人再度到來。

 

年幼的人魚望向用人類型態坐在礁石上的最光陰,神情好奇地問:「殿下在等人嗎?」

 

正在抬頭遙望天空的最光陰聞言,低頭看向年幼的人魚,回說:「我只是在想我的朋友。」

 

「殿下的朋友是怎樣的人呢?」

 

最光陰想了想,正要回答問題就見到年幼的人魚睜大了雙眼。

下一秒,一個手臂環住他的腰際,他一回神就發現自己在空中,而底下的小人魚則是大聲哭喊著「殿下被大鳥叼走了怎麼辦」、「殿下要被吃掉了救命啊」。

 

聽到後頭傳來悶笑聲,最光陰拍了拍環在他腰間的手,問說:「這是你們天界之人跟朋友打招呼的方式?」

 

在那一年的旅程中,九千勝偶爾也會突然從背後抱住他,並帶著他飛到半空中。

 

「久未見面,總要來點特別的招呼。」

 

「換算成天界的時間,也不過兩個時辰沒見。再說,你嚇到小朋友了,還不放我下去。」

 

「好吧。」

 

九千勝將最光陰帶回礁石上,最光陰直接跳進海中,變回人魚型態的他拍了拍小人魚的頭,低聲安慰著。

發覺小人魚一臉警戒瞪著他的九千勝,無奈地笑了笑。

 

「九千勝。」

 

最光陰的一聲呼喚,拉回了九千勝的思緒。

 

「嗯?」

 

「好久不見,你過得好嗎?」

 

「很好,你呢?」

 

「同樣。」

 

而後,兩人相視而笑。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