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與他們的時間流逝速度並不相同。

即使數十年的時光足以讓一個嬰兒成為老人,卻無法在他們的身上留下被時間消磨過的痕跡。

對人類來說,他們幾乎可以說是長生不老的存在,不用任何代價就能得到人類不斷追求卻得不到的東西。

但對他們來說,漫長的歲月磨平了所有,將曾經的刻骨銘心全都抹去,只留下淺淡得幾乎空白的記憶。

 

雖然他們很少在人前出現,幾乎都是深夜時刻才會出門,但待久了之後總會被發覺到不對勁,於是,他們從未在同樣的地方停留太久。

就算是住所,頂多只會待上十年,然後便會搬去別的地方。

 

長久以來,九千勝一直都是待在自己的地盤上。自從他培養出足夠的勢力後,他就將事情交給手下的人去做,很少親自動手。

直到將最光陰帶回養育,他才離開自己的領土,讓仲介所安排他的住處。

 

最初,九千勝只是打算將小狼崽養到成年後,就讓他去外頭闖蕩。所以,他才獨自一人扶養小狼崽,讓小狼崽習慣與仲介所接觸的生活。

畢竟,成年之後,他就得自己去跟仲介所交涉,來換取生存下去的資源。

 

九千勝只是沒料到,相處久了之後,他竟然對小狼崽產生了感情。

但這並沒有影響到他本來為小狼崽規劃好的未來,只不過是,在最光陰的身旁多了九千勝的身影罷了。

 

現在的最光陰已經能獨當一面,而九千勝也開始放手讓他自己一個人去處理仲介所的事情。

必要的時候,九千勝會把最光陰帶回他的地盤上,當作一種宣告。即使這樣的後裔並不被同族所認可,但他只是向同族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不管別人認不認同,他都不會更改決定。

 

當最光陰因為仲介所的委託而外出,九千勝就會回一趟領地處理事情,反正他的速度很快,總能在最光陰回去前先到家。

 

在兩個人都空閒下來的時刻,大部分的時間,他們都是在仲介所安排的住處待著度過整個白天,只有極少數的時候,才會稍微喬裝後出門遊玩。

 

九千勝沒想到,仲介所這次為他們安排的居住地,居然是他當年與最光陰相遇的城市。

記憶中,狹窄的鄉間小路被寬闊的水泥路取代;路旁原本是幾間由紅磚建築而成的三合院,如今也成了一棟棟的透天厝。

只有巷弄中幾個殘破荒廢的屋子,還殘留著些許當年的景象。

 

他從未隱瞞過最光陰的身世,所以小狼崽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被九千勝從外頭帶回去的。

 

「那裡便是吾遇到你的地方。」九千勝抬手指向一個佈滿塵埃與蜘蛛網的小屋,「當時的你正與幾隻幼犬窩在一塊呼呼大睡。」

 

最光陰沉默一會後,開口提了要求,「我想一個人到處走走。」

 

九千勝伸手幫最光陰整理帽子及外套,確定對方的耳朵及尾巴被衣服遮掩得好好的,便點頭應允,「那吾先回去等你。」

 

「嗯。」

 

 

稍晚,正在看書的九千勝聽見了開門聲,察覺腳步聲停在門口的他,抬頭一看就發現最光陰抱著一只雪獒幼犬回來了。

 

「那是?」

 

「我想養牠。」

 

九千勝收起了笑容,他與最光陰對視了許久,見對方心意已決,才低頭繼續看書,「吾沒有意見,你想清楚就行了。」

 

同族以外的生命太過短暫,人類也好、動物也罷,通常都陪不了他們太久。

相識與別離,幾乎只在眨眼間。

在漫長的歲月故事中,只不過是個稍縱即逝的篇章。

 

最光陰遲早會遇到親自送雪獒走的那天……算了,反正到時還有他陪在身旁。

 

「謝謝你。」最光陰上前抱住九千勝,臉埋在對方的頸側蹭了蹭。

 

雪獒幼犬被夾在他們中間,牠一邊掙扎一邊低聲叫著。

 

「抱歉。」最光陰摸了摸幼犬的頭,向牠道歉的神情十分認真。

 

九千勝輕笑一聲,讓最光陰去找食物餵牠。

 

最光陰點點頭,抱著幼犬轉身離開。

 

九千勝看向最光陰抱著幼犬走出房門的背影,他闔上了書本,起身走出房間。

 

每個相遇都是一則故事的開始,但離別卻不一定是結束。

也可能是下個章節的序幕。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