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寂寧靜的深夜裡,從暗巷傳來一陣奔跑的腳步聲。

倉皇逃跑的男子頻頻回頭看向身後,沒有路燈照耀的巷子一片漆黑,往如一個擇人而噬的野獸在追趕他。

 

汗水模糊了男子的視線,他跌跌撞撞地朝向前方不遠處的光源死命跑著。

 

就快到了,離開這個巷子之後,外頭便是大馬路,路上裝設的監視器有一個剛好就是對著這個巷子口,只要跑出巷子,那些見不得人的東西便不會追上來!

 

「抓到你了。」

 

低沉的嗓音在男子頭上響起,男子還來不及反應,就感覺到頸側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感,他抬手捂住脖子,帶著鐵銹味的液體不斷從掌心底下的傷口流出,男子分不清他所感受的涼意是來自於濕掉的衣服,或是失血過多而造成的後果。

 

男子又掙扎著走了幾步,最終仍舊敵不過昏眩感而倒落在地。

 

琥珀色的雙眸淡然地看著男子漸漸變得蒼白的臉龐,等他確定男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之後,他才轉身離開。

 

即使他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出手,但手指依舊沾染到些許鮮血,他將手伸至唇邊,打算舔舐乾淨,卻被扣住了手腕。

 

最光陰挑眉望向不知何時出現的九千勝,他用著抱怨的口吻問:「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說我一個人就足夠了嗎?」

 

九千勝歛了眼眸,他一手抓著最光陰的手腕,一手拿著方巾仔細擦去戀人手指上的血液,「在說這句話之前,你先回頭看一眼。」

 

下意識跟著照做的最光陰一轉頭便發現了不同,男子的身上多了鋼條及磚頭的碎塊,那些大概是九千勝從隔壁頂樓的工地弄來的。

如果只是忘了掩蓋狼人利爪所造成的傷痕,對方不會叫他回頭看,所以,對方要他注意的重點是──

 

「他移動過。」男子的身體離他記憶中倒下的位置,差了一公尺。

 

「他這一族的致命點與常人不同,而且還有假死能力可以瞞過追殺,這就是他可以多次逃過人類通緝的原因。」九千勝發現最光陰有些低落的情緒,便伸手摸了摸戀人的頭髮,「你做的很好。」

 

最光陰搖搖頭,「如果沒有你,他還是會逃掉。這次是我大意了。」

 

人類將無法解決的事情或抓不到的逃犯委託給他們這些非人種族處理,而酬勞便是戶口、金錢等等讓他們方便在人間生活的資源。

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接受人類的委託,首先得有資深的前輩願意當擔保人才行,而且前幾次任務還得請擔保人陪同,以免新手出了差錯,將非人種族的存在暴露在人前。

 

雖然仲介所不僅會處理人類與非人種族的接洽事宜,也會在他們回報任務完成之後,到現場處理善後,但為了避免在仲介所的人員到達前,有人類誤闖,還是會要求非人種族稍微掩飾一下,布置成意外,雖然這個要求基本上都會被無視。

 

九千勝便是最光陰的擔保人,雖然新手的任務達成率並不會影響到擔保人在仲介所的評價,但最光陰還是會在意每一次任務的評分。

他不想讓九千勝失望,也不願讓別人有可以笑九千勝的機會。

畢竟,九千勝目前還保持著零失敗高評價的傳說。

 

「這個種族人口不多,而且天性喜靜不愛與人來往,已經躲進深山遠離人間好幾百年了。若不是吾在久遠前見過他的族人,說不定吾也會受騙。」

 

「照你這樣說,他為何會出現在市區,還犯了這麼多案子?」

 

「種族天性是一回事,後天的個性又是一回事。」

 

「就如同你遇到我之後,就改成只吸狼人的血嗎?」

 

「人各有志,而且……」九千勝親吻最光陰的指尖,笑說:「正確的說法是,吾只獵食『最光陰』。不管是鮮血或是其他方面,吾都只想要你。」

 

最光陰察覺到九千勝眼底暗藏的情慾,他稍微偏過頭,不太自在地說了句:「既然任務已經完成,就該回去了。」

 

明白最光陰這是默許的意思,九千勝笑彎了眼,「好,回家。」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