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王爺九X狀元最

 

 

 

 

初見時,是在朝廷的宴席上。

 

上位者總是多疑,即使九千勝與皇帝的交情從小就不錯,但為了不招來皇兄的猜忌,使兩人最終走上殊途,他很早就離開了皇宮,在民間四處遊玩,只有逢年過節的時候,才會在皇族宴會露個臉。

其他時候,除非見到百姓被貪官欺壓,否則他不會主動暴露自己身為王爺的身分。

 

這次他之所以答應參加宴席,是因為皇兄說這屆的文狀元是個藩地世子。

 

「那個少年寧願捨棄世子的身分,也要參加科舉──藩王只有他一個孩子,他也不怕進城後就會被朕圈禁,成了人質。」

 

「若皇兄真打算這麼做,便不會與吾提起。」九千勝輕啜一口茶,「皇兄就直言提到這個少年的用意吧。」

 

「哈,小九你可還記得,你在幾年前曾經到苦境去遊玩的事情?就是那個與藩地交接的地區,朕聽說你參加了當地舉辦的比武大賽,還拿到了刀神的稱號。」

 

「難道這件事情與那名少年有所關聯?」

 

「朕問他為何要來京城,他的回答是什麼,你能猜到嗎?」

 

「皇兄就別賣關子了。」

 

「他說,他想見到九千勝大人。」

 

「皇兄能否告知吾,那名少年的名字?」

 

「想知道,自己來宴席問他阿。」

 

於是就有了如今這般情景,九千勝坐在皇帝右前方的位置,他一邊與兄長講話一邊分心注意那名坐在文狀元座位的少年。

少年正專注著進食,九千勝從少年的一舉一動看出那人的教養很好。

只是少年的樣貌,並不存在於他的記憶之中──他並不認識少年,那為何少年會想見他?

 

正當九千勝想得出神時,席間突然有了一場小騷動,但沒有人將此放在心上,依舊吃的吃、喝的喝、聊的聊。

 

文人與武士天生就不對頭,每次科舉結束之後的宴席上,那些即將入朝的新秀總會發生些小摩擦。

 

九千勝看見武狀元走到了少年面前,那是一名魁武的大漢,龐大的身軀幾乎抵得上兩個少年,大漢低頭對少年說了什麼,少年沒有理會,繼續進食。

 

少年這樣的態度很容易得罪人,要是惹惱了大漢,讓對方出手教訓他該怎麼辦才好?

 

九千勝輕嘆一聲,他正打算讓一旁的侍衛去少年的身邊,就發現少年輕而易舉地將大漢撂倒在地。

 

「文狀元,朕見你的身手這般好,怎麼不報武試,反而選擇了文試?」

 

在宮裡,皇帝見過太多的人,所以他一眼就看出少年疏離冷漠的外貌下,有著直率的本質,這樣的人無法在文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存活下來,如果身後沒有強大的靠山,只會成了別人的替罪羔羊。

 

少年想也不想地回:「我只想跟刀神切磋。」

 

九千勝在皇兄的注視下,只得出聲:「那只是一個比賽的噱頭。世界如此廣闊,在其他地方一定還存在著比吾強的人。」

 

「你舞刀的模樣很好看,我想再看一次。」

 

「咳,不如這樣吧。九弟你就和文狀元去校場比劃一下吧。」

 

皇兄都開口了,九千勝只得起身告辭,與少年一同前往校場。

 

「說起來,吾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九千勝望向在兵器架前挑選武器的少年,出聲問道。

 

「最光陰。」少年抽出了一把黑色古刀,刀口朝向九千勝,「相殺吧。」

 

看著少年認真的模樣,九千勝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相殺要有愛才精彩,若是缺少愛,吾與你之間,就無法有一場精采的比試。」

 

「我只是想看你動刀的模樣。」

 

「比劃不夠精彩,就看不到吾最好看的模樣。」

 

「那我與你該怎麼相愛?」

 

「這個嘛──不如就先從朋友做起吧。」

 

 

當宴席結束之後,回殿休息的皇帝從探子口中得知他的九弟拐跑了文狀元這件事情。

 

「……」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