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時間回溯

 

 

 

 

枯黃的葉子從樹枝掉落到地上,而後被一雙腳踩踏發出了清脆的微弱聲響。

淺黃的、形狀不一的枯葉點綴了紅磚道,每當有人走過,便會聽見由微風吹過樹叢的嘩嘩聲與落葉被踩到發出的沙沙聲響所合奏出的音樂。

 

這條旁邊種滿樹木的紅磚道位於某間學校的角落,它不是什麼有名的風景地點,也不是學生愛待的場所,它只是一個觀眾,靜靜觀看這裡曾經上演的故事。

 

那些曾經在這聊天的、在這告白的、在這離別的學生,也許他們轉身就忘了在這紅磚道發生的事情,曾經的歡笑、不安、忐忑、悲傷,都是那些尚未踏出校園的學生擁有過的短暫。

可能曇花一現、也可能刻骨銘心。

 

最光陰在某個午後,再度踏進了母校。

雖然他畢業很多年了,但時光並沒有在他臉上留下痕跡,他看起來依舊像是當年那個剛轉學到這的少年。

他獨自一人走在紅磚道上,樹蔭與光線一同撒落在他的身上,眼中見到的斑駁光影,讓他的思緒變得恍惚。

 

他對那人的最後印象,是那人坐在紅磚道的長椅上轉頭對他笑的模樣。

即使陽光與樹影在那人臉上交雜,仍舊掩飾不了那人天生溫柔多情的好看容貌。

 

那人是他的直屬學長,九千勝。

也許是因為身為直屬學長的關係,九千勝一直都很照顧他。

 

最光陰是家裡最得寵的老么,比他年長的兩位哥哥都很疼他,所以他並沒有察覺到九千勝對待他與對待旁人的差別有多大。

直到一年後,九千勝跟他告白,他才明白那人對他的心意。

 

他忘了那時候自己回答了什麼,只記得九千勝依舊是笑著的──

笑著對他說抱歉。

 

之後,他再一次見到九千勝的時候,便是那人告別式上的遺照。

照片中的九千勝依然笑著,可是跟他平時見到的笑容卻有著些許不同。

而那微小的差異,直到很久之後,他才懂得。

那是看到喜歡的人,才會露出的表情。

 

每節下課都往紅磚道跑的最光陰,遲遲等不到九千勝走到他身旁的腳步聲。

他等了整整一年,才終於反應過來一件事情。

 

九千勝不在了。

他死在二十一歲那年的夏天。

那一天,代表學校出賽的九千勝,在前往比賽會場的途中遇到了連環車禍,當場喪命。

 

 

想至此,最光陰的腳步停在樹下的長椅前,他轉身坐到長椅上,抬手捂住有點乾澀的雙眼。

 

過了一會,寧靜的紅磚道再度響起沙沙聲。

 

假日的學校會在固定的時間開放校園,而學校的警衛也會不定時巡視校園,最光陰原本以為是附近的居民或者警衛經過,並沒有在意。

那道腳步聲最終停在他的身旁,而後他聽見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

 

「最光陰?」

 

最光陰睜大雙眼,抬頭望向身旁。

他見到了一個人,一個他從未想過還能再見到的人。

 

「九、九千勝學長……」

他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喉嚨的聲音也有點沙啞,說到最後幾乎成了氣音。

 

「發生什麼事了?」九千勝在最光陰旁邊的空位坐下,他一邊輕拍最光陰的後背一邊仔細打量對方臉上的神情,「能說給我聽嗎?」

只不過一天沒見,對方怎麼產生這麼大的變化?

 

「……今天是幾號?」最光陰問出口之後,就聽見九千勝說了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日子。

那是九千勝參加比賽的前夕,他問最光陰要不要來看他比賽,當時的最光陰不知道怎麼面對被他拒絕的學長,於是找了個藉口推託。

 

那一場車禍發生在會場附近,喪生的人幾乎都是參加比賽的隊伍以及前去加油的同學親友。

 

最光陰比誰都清楚,九千勝為了這場比賽花費了多少心力。

所以他說不出口,不要參加比賽這種話。

於是,他說──

 

「學長,明天的比賽,我想去幫你加油,所以你能不能帶我一起去?」

 

註定好的命運無法改變。

但至少,

讓我陪你一起面對。

 

「好。」

 

 

命運的軌跡總是隨著決定的變化而產生改變。

後來,意外仍是發生了。

但不同的是,

他們都活了下來。

 

 

就算遍體麟傷,但只要這個世界有你,我就有繼續行走下去的理由。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