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狗、現代、影帝綺

 

 

綺羅生是誤打誤撞進入了演藝圈的。

他原本只是在朋友的請託之下,在朋友的畢業影片擔任男配角,一個只出場十秒的配角。

之後,他就為了照顧生病的義父而休學了一年。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日,義父一如往常要到田裡耕作的時候,看見了被遺棄在路邊的嬰兒,然後,他將那個嬰兒帶回去扶養。

那個嬰兒便是綺羅生,而義父從未對他隱瞞他的身世。

 

“我不會要求你原諒拋棄你的父母,也不會要你記著他們生你的情分,我只是覺得你有權利知道自己的身世。”

 

義父得了罕見的絕症,高額的醫療費很快就將綺羅生這些年來靠著打工存下的儲蓄給消耗殆盡。

儘管綺羅生一次打了好幾份工,但賺取到的薪資依舊不夠給義父看病。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帶著一個男孩找上了他。

 

那個孩子看上去大約七、八歲的樣子,一進門就毫不怕生地跑到他面前,不斷對他喊著一個名字。

 

綺羅生愣了一下,他思考了一會才想起那個名字是朋友的畢業影片中男配角的名字。

 

青年提出了一個交易。

他可以給綺羅生一個偶像劇男主角的面試機會,條件是綺羅生得照顧男孩一段時間。

綺羅生知道那個偶像劇,他聽在圈子工作的朋友提過,那齣劇被不少人看好,不少演員都想演出,就算只是台詞不多的配角,也被搶破了頭。

 

「他的生活費由我們支出,你並不吃虧。」

 

「為什麼是我?」

 

青年看了一眼繞著綺羅生打轉的男孩,咬牙切齒道:「誰叫他崇拜你。再說,我只是提供一個機會,能不能拿到這個角色,還是要看你自己。就算落選了,你一樣要照顧他。」

 

「大人一定可以拿到的!」男孩抗議。

 

「再囉嗦,就馬上回家。」

 

男孩立刻躲到綺羅生身後不出聲了。

 

綺羅生的日子在那天產生了變化,之後的試演面試,雖然他沒拿到偶像劇的男主角,卻拿到了第二男主角,那是一個迎合大眾口味的角色設定,劇情上檔沒多久之後,綺羅生不出青年意料的紅了。

 

那時候的綺羅生,才是真的踏進了這個圈子。

 

之後,經紀人與演藝公司的事情都是由青年處理,畢竟他要確認綺羅生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留給男孩。

 

一開始綺羅生是各種精打細算,劇組的薪資加上青年給的生活費,扣掉日常支出與各項費用後,剩的都花在醫藥費上了。

該花在男孩身上的,他不會吝嗇,他只會在自己的食衣住行上節儉。

後來還是過來探望男孩的青年忍不住多嘴,教了他一些投資與理財的方式。

 

從那時候開始,綺羅生的日子才越過越好。

 

 

在義父生病住院的一年後,他還是離開了人世。

綺羅生沒有哭,他只是靜靜地處理義父的身後事。

男孩沒有吵鬧,安靜地跟在綺羅生後頭。

 

深夜時分,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的綺羅生打算去客廳倒杯水,經過義父的房間時,他停下腳步站在門前低喃:「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還有我啊。」

 

綺羅生轉頭看向拉著他衣襬打哈欠的男孩,「你怎麼還沒睡?」

 

「睡不著。」

 

綺羅生看著明明很睏還強打精神的男孩,知道對方在擔心自己的情緒。

「剛好我也睡不著,你能不能陪我一會?」

 

「別說一會,每天都可以。」

 

對於男孩的話,綺羅生只是笑了笑當作回答,他沒有提醒男孩,他只是暫時照顧他一段時間這件事情。

剛失去親人的綺羅生,暫時不想思考這麼多,目前的他,不想獨處。

 

綺羅生沒料到,男孩這一住,就住了十年。

 

 

 

 

說到男演員,每個人第一個想到的人選可能都不一樣。

但若是影帝,

不管問誰,大家都會想到綺羅生。

 

綺羅生總是保持著溫儒文雅的形象出現,即使面對媒體尖銳無理的問題,也能好脾氣的應對。

而除了這點,關於綺影帝還有一個眾所皆知的事情。

他養了一個活潑好動的小狗,每次提到自己家裡的小狗時,綺影帝的笑容總是特別溫柔。

 

事情的起因是源自於八卦小報的報導,小報的記者不知道怎麼潛入了片場,拍到了尚未上妝的綺羅生臉上有個小小的瘀痕,於是那位記者用那張照片寫出了「影帝跟演員鬧不合」的報導。

 

對此,綺羅生只是笑著說:「因為那陣子忙著拍戲都住在片場裡頭,那天好不容易可以回家休息,但家裡的小狗跟我鬧了一整夜,也許是因為太想我了吧。」

 

也是從那件事情開始,綺影帝每次接受採訪的時候都會提到自家小狗的事情,久而久之,外界對他的印象就多了愛寵狂魔。

曾經有人好奇影帝養的小狗長什麼樣子,希望影帝提供照片,但被拒絕了。

 

「他不喜歡鏡頭,抱歉。」

 

於是,直到很久很久之後,除了當事人以外,還是沒有人知道,綺影帝口中的小狗,其實是一個人。

 

 

 

 

綺羅生一打開大門,就見到一道人影向他撲了過來。

他克制了身體想閃躲的反應,接住了那人。

在那人咬著他耳朵不放的時候,苦笑一聲:「哎,我明天還要上節目呢,你別咬這麼明顯的地方啊。」

 

「誰叫你在別人的直播說我壞話!」

 

「我說的是實話阿,你前天不是為了吃的跟我鬧脾氣嗎?」

 

「哼!是你先答應我那天晚上要陪我吃晚餐,但你居然又失約!」

 

「恩,是我的錯,別生氣了嘛──北狗?小狗?我的好狗兒?」

 

「不要那樣叫我!」已經從男孩成長為青年的北狗紅了耳尖。

 

「為什麼?這樣叫很可愛啊。」綺羅生笑彎了眉目,「如果不想聽,你知道怎麼讓我閉嘴的。」

 

北狗瞪了綺羅生一眼,抬頭咬住那人的唇角。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