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告白、相伴背景(?

 

 

夏季的日出總是比較早到來,熾熱的陽光穿過窗簾照在最光陰的臉上,他皺起眉頭,稍微睜開眼睛看了一下手錶的時間,上頭顯示六點十五分。

雖然現在是暑假期間不用上課,他可以睡晚一點,但房間裡頭炎熱的氣溫讓他漸漸產生口渴的感覺。

 

最光陰坐起身伸了個懶腰,活動一下關節讓精神比較好之後才下床走向門口。打算去客廳倒一杯水來喝的他,一走出房間就看到北狗揹著後背包往大門走去的身影。

 

「嗯?你要出門?」

 

「我跟綺羅生講好要出去玩,這幾天不會在家。」

 

「喔,飲歲知道這件事情嗎?」

 

北狗揉了一下最光陰的頭髮,「你是還沒睡醒嗎?飲歲在上個禮拜就為了合作案的事情回去總公司了。」

 

「喔,我想起來了,是這樣沒錯。」

 

「沒事就快點回去睡回籠覺吧,我先出門了。」

 

「北狗。」

 

「怎樣了?」

 

「記得帶防蚊液,你脖子被叮了不少,尤其是後頸。」最光陰說完就看到北狗抬手扶額,紅著耳尖咬牙切齒的模樣,「怎麼了?」

 

「沒什麼。不過,我覺得有些事情你也該懂了。」

 

「什麼、唔!」

 

 

九千勝握著鑰匙轉開了大門的鎖,他推開門走進屋裡,走沒幾步就看到那個應該還在賴床的少年正坐在沙發上,單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模樣。

 

他望向牆上的時鐘,現在是八點四十四分,依照少年的作息,應該會睡到九點才肯起床。

那為什麼少年會待在客廳發呆呢?

 

「小最?」

 

最光陰眨了眨眼,他偏頭看向嗓音源頭,就發現九千勝不知何時坐在他的身邊,「你什麼時候來的?」

 

「我剛來沒多久。」九千勝笑說:「沒想到你今天比較早起。」

 

「恩。」最光陰隨口應了一聲,手指不自覺地摸著手腕的部分。

 

九千勝看著最光陰心不在焉的樣子,不禁疑惑少年究竟在煩惱些什麼,然後,他注意到少年的小動作,他仔細瞧了瞧,見到了少年的腕間,有個紅痕。

 

手掌被抓住的感覺讓最光陰回過神來,他看了看抓住他掌心的手,又看了看九千勝專心凝視他腕間的側臉。

意識到九千勝在看什麼的最光陰甩了甩手,卻只是讓對方抓得更緊。

 

「放手。」

 

九千勝沒有理會他,自顧自地用手指點了點那抹紅痕,「誰弄的?」

 

「你先放手。」

 

「最光陰。」九千勝將最光陰推倒在沙發上,壓低了聲音強調:「我再問一次,誰弄的?」

 

「蚊子叮的。」最光陰別過頭去,卻被九千勝扣住下巴轉了回來。

 

「說實話,這是誰留下的吻痕,嗯?」

 

 

“北狗,你是肚子餓了?”他問向正在吸吮他手腕的人。

 

“……這是吻痕。沒吃過豬肉也該看過豬走路吧?真的是──唉,九千勝也將你保護得太好。”

 

 

想至此,最光陰歛了眼眸,「北狗和我鬧著玩的。」

 

「……」的確像是他會做的事情,「下次,記得躲開。」

 

「只是開個玩笑,無所謂吧。」

 

「小最……」九千勝還想要說些什麼,就被最光陰給打斷了。

 

「你很在意?為什麼?」

 

九千勝與最光陰對視了一會,他的腦中閃過許多回答,他可以找個理由帶過去這個話題,然後等更有把握的時候再說破──

但看著少年的雙眼,他突然覺得,像少年這麼坦率的性子,也許更適合直接一點的方式。

他低頭與少年額頭相抵,輕嘆:「因為,我喜歡你阿。」

 

而後,世界陷入了一片寂靜。

隨著時間的流逝,九千勝緊張的心情逐漸被不安給取代。

久久沒有等到最光陰回應的他抬起頭,就見到了少年紅著臉說不出話的畫面。

 

頓時鬆了一口氣的他,忍不住笑出聲,「呵。」

 

最光陰抿起嘴,伸手推了推他,「你要壓到什麼時候,起來。」

 

「等你給我答案之後。」

 

「哼。」

 

「沒拒絕,我就當作答應了。小最?」

 

「隨便你唔──」

 

照進屋內的陽光,在地上映出兩人交纏的影子。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