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校園、策飄

 

 

 

 

炙熱的陽光穿透樹叢的間隙,灑落在涼亭的磚瓦上。

亭中,公子開明靠著石桌,背後的馬尾隨著他晃頭的舉動搖曳著。

 

鬼飄伶從公子開明視線的死角走向了他,琥珀色的眼眸看了一會對方烏黑髮絲中若隱若現的白皙頸側,才開口用還不熟練的中文問:「明,你躲在這裡做什麼?現在是社團時間不是嗎?」

 

公子開明跳了起來,他轉身看了鬼飄伶一眼,抬手拍了拍胸口,搖頭大叫:「阿飄──你走路都沒聲音的嗎?你知不知道突然從人家背後出現會嚇死人的──」

 

鬼飄伶用手背揮開公子開明指著他鼻尖的手指,「你前面是石柱,我無法穿柱而過。」

 

「確實合理真的合理非常合理──」公子開明歪了歪頭,他對著鬼飄伶嘆了一口氣,然後摀住心口,臉上做出沉痛的表情:「阿飄,社團時間你在這做啥?難道以前那個認真向上發憤圖強的好學生乖寶寶的阿飄已經學壞了回不來了嗎──」

 

「下個月有交流大賽,社長說今天要藉由比賽來選出參賽人員,幹部比試是第二節課的事情。」

 

「原來如此果然如此必須如此──阿,我就知道阿飄不是那種會翹課的壞孩子。」

 

「明,那你呢?你不是劍道社的副社長嗎?聽說,劍道社的社長已經不只一次拒絕了挑戰帖。」

 

「那是針對小空的,他自然會處理好。」公子開明沉了語調,「他若是處理不好,也不過就是換個人當社長。」

這場算計,終究是對著小空的背景而去,誰叫他的家人個個名聲顯赫。

就算他換了名字、即使他遠離家鄉來到這上學,依舊還是被盯上了。

 

鬼飄伶正要說些什麼,就被公子開明拖著走了,「難得阿飄要上場比試,這麼罕見的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仔細見識一下阿飄揮劍的英姿──」

 

「明,你上上禮拜去西洋劍社團的時候,就已經見過了。」

 

「有這回事嗎──」

 

「你要不要乾脆轉到西洋劍社?」

 

「阿飄──雖然我常常跑去你的社團,但我畢竟還是劍道社的副社長阿──」

 

「恩,等你改變心意再跟我說吧。」

 

「聽完阿飄你的提議,我覺得現在可以改變一下原本的打算。」

 

「嗯?」

 

「離下節課還有很長的時間,看別人比賽也沒什麼趣味,不如我們就利用這段時間來做一些事情吧──」

 

「什麼事、唔!」

 

在四唇相交的那一刻,鬼飄伶才發現到,他在不知不覺間被公子開明帶到校園死角的這件事情。

 

「考慮到你等一下還要比試,我不會做得太過火的。」公子開明在鬼飄伶耳邊用著沉穩的嗓音笑說。

 

公子開明大多時候都是一副不正經的模樣,所以他一旦認真起來,鬼飄伶往往很難有招架之力。

雖然不管公子開明正不正經,鬼飄伶都是那個被耍得團團轉的人就是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