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時空錯亂

※BE

 

 

 

 

有時稍縱即逝的風景,會在不經意間成了嚮往的天堂。

一筆又一劃,在心中細細描繪那樣的景色。

久久難忘。

至死方休。

 

 

 

 

因為與眾不同的服裝,讓他多看了那個大哥哥一眼,大哥哥那身寬厚的衣服在一群西服中顯得特別突兀。

也許是察覺到他的視線,大哥哥轉頭看向他,而後露出一個驚訝的表情,雖然對方馬上就換回原本平靜的神情,但他依舊確定對方有訝異了一下。

他們對視了一會後,大哥哥走到了他的面前,蹲下身與他對視,輕笑道:“好久不見,最哥哥。”

 

完全聽不懂的陌生語言讓他呆愣,看到他愣住的表情後,大哥哥也愣了。

他們同時用著疑惑的表情,異口同聲地問了出口。

 

“這時的你,還不懂這個語言嗎?”

「請問,大哥哥你在說什麼?」

 

而這,就是他們最初的相遇。

正確來說,是最光陰第一次遇到九千勝的場景。

 

最光陰很快就知道只有他看得見九千勝。

雖然兩人說的語言不同,但畢竟只有他看得到大哥哥,哪怕是比手畫腳,最光陰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在和九千勝溝通。

因為在不知情的外人眼中,只會覺得他的行為怪異,所以最光陰都會躲在房內和九千勝聊天。

那天,他顧著聽九千勝講的故事,忽略了哥哥的敲門聲。

對於異國文化的好奇心讓他不斷追問九千勝,直到哥哥出聲問他:「最光陰,你在跳舞嗎?」

看到九千勝掩嘴忍笑的表情,臉皮薄的他紅了臉。

背對門口的他沒發現,但正對房門的九千勝卻沒提醒他一聲,他氣得跟大哥哥鬧了好幾天的脾氣。

 

“抱歉。”

 

最光陰抿著嘴,當作沒聽見般走過九千勝的身旁。

九千勝沒有多說一句,默默地陪在他身邊。

 

當天晚上,最光陰睡了一會就醒來了,他迷迷糊糊翻過身,原本想繼續睡,卻看到站在窗旁望著外頭圓月的九千勝。

微弱的月光灑落在他的身上,明明是帶笑的眉間,卻染上了一層悲寂,不知為什麼,最光陰心中突然產生一種對方即將消失的錯覺。

他心一急,張嘴喚了一聲,「九哥哥!」

 

九千勝轉頭看向他,“怎麼醒了?”

 

他盯著九千勝朝他走來的身影,連眨眼都不敢。

 

“作噩夢了嗎?”九千勝坐在床邊,伸手捂住他的雙眼,“安心睡吧,我就在這邊。”

而後九千勝輕聲哼著歌,安撫他的情緒。

 

隨著熟悉的音調,最光陰漸漸進入夢境。

當時的他忘了問,九千勝是怎麼知道這首歌謠的。

因為這首歌,是他的母親為他而作的搖籃曲。

只有他和母親知道。

至於九千勝是怎麼知道的──

最光陰再也無法得知了。

因為當他醒來之後,九千勝就已經不在了。

 

最光陰在八歲那年見到了九千勝,隔年就與他分離。

短短一年的時光,卻被他記了十年。

 

在十九歲那年,最光陰遇到了事故,受了傷的他陷入了昏迷。

等他再度醒來後,發現自己待在一個陌生的地方。

 

最光陰既不安又困惑地看著眼前全然陌生的景象,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在這個地方。

 

“小九。”

 

久遠前聽過的語言吸引了最光陰的注意,他轉身看向聲音源頭,就見到了、年幼的九千勝。

 

正在與母親說話的九千勝,眼角瞄到了一個黑影,他偏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個穿著奇異的大哥哥。

大哥哥看著他,流下了淚,之後便微揚嘴角,用著他聽不懂的語言笑說:「好久不見了,九哥哥。」

 

這便是九千勝與最光陰的初次相遇。

那次是最光陰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用自己國家的語言跟九千勝說話。

於是,九千勝從來都不知道最光陰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最哥哥,你那天說了什麼?”

 

“總有一天,你就會知道。”

 

“總有一天是什麼時候?”

 

最光陰看了九千勝許久許久,才像是自語般的低喃:“等你長大。”

 

九千勝原本以為那是哄騙他的話語,畢竟大人總是喜歡這樣說。

直到十年後,他因為意外而昏迷,才明白那個只和他相處一年的大哥哥,真的沒有騙他。

 

只是沒想到,原來他們離得這麼遠。

除了國家,還多了時空差異。

兩百年阿──

也許死後的世界是一樣的,但最哥哥肯等他這麼久嗎?

 

九千勝苦笑一聲。

 

大概是不肯的。

就算他肯,他也捨不得。

捨不得他的最哥哥體會到百年孤寂。

 

 

相處的這一年,是向上帝偷來的。

隨著時間流逝,原本平靜的心口緩緩有了變化,當心跳聲越來越正常時,他知道自己就快回到那個屬於他的世界了。

屬於他的、沒有大哥哥的世界。

 

 

“好久不見,最哥哥。”

「好久不見了,九哥哥。」

 

“下一次見面,就是十年後了吧。”

「十年後見。」

 

 

錯誤終究會被導正。

不該存在於這個時候的他們,最終只能面對消逝的結局。

但至少,留在心尖上的刻痕,證明了那年的時空交錯。

終究還能擁有回憶。

 

這是他們在漫長的等待中,體會到的事情。

也算是為這短暫又雋永的時光,留下個念想。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