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綺羅生前往兩人約好的地點時,發現孩童早就到了。

他略帶歉意地走到孩子身旁說:「抱歉,讓你久等了。」

 

只見孩童抬頭望向他,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似乎在說「你是誰?」,看到孩童的神情後,綺羅生才想起他這次並沒有易容。

不過假鬍子已經被盛怒的師叔要回去了,而大師姊也以修練的名義出門遠行。

「呃──你不認得我了嗎?」

 

熟悉的嗓音讓孩童眨眨眼,他湊到綺羅生身旁嗅了嗅對方的氣味,確定與昨天的人是同樣的氣息後,他開口問:「大哥哥,你怎麼沒有鬍子了?」

 

「天氣太熱,剃掉了。」

 

「原來如此。」

 

看著孩童信任的模樣,綺羅生的心中產生了一絲難以形容的情緒,「昨天答應了你要帶你到附近玩玩,你有什麼想看的嗎?」

 

孩子搖搖頭。

 

「這樣啊……」綺羅生想了幾個附近吸引遊客的景點,再從中挑出不至於讓孩子感到太無趣的地點。

只是這一路上,孩子的目光大多數的時候都在他臉上,除了經過吃食與新奇玩意的攤位時,孩子的注意力會被吸引走之外。

 

綺羅生停下了腳步,他蹲下身與孩童對視,「我的臉上沾了什麼東西嗎?怎麼一直盯著我的臉瞧?」

 

孩童遲疑了一下,「沒有。只是覺得、很熟悉。」

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經常見到這張臉似的。

 

「其實我也這麼覺得,可能我們在上輩子的時候就認識了。」

 

孩童張了張嘴似乎想反駁,但最終還是沉默了。

綺羅生見不得孩童這般失落的模樣,他找了話題分散那孩子的思緒,當孩子再度揚起笑靨時,他才鬆了口氣。

不過人算不如天算,綺羅生本來打算帶著孩童逛一整天的行程被突如其來的大雨給打亂了。

他一手撐著從攤販上購買的紙傘,一手拿著毛巾擦拭孩童被雨水沾濕的地方。

 

綺羅生看了一眼被厚重的烏雲遮蔽的天際,心中暗想這場雨大概還會持續很久,看來今天的行程就到這裡為止了。

他望著孩童輕嘆一聲,這樣的雨勢,他不放心讓一個年幼的孩子獨自在雨中行走。

「我送你回去吧。你跟家人住在哪間客棧?」

 

而後,孩子說出的名字讓綺羅生愣了一下。

那是一間專門提供租住服務的大宅院,而近期的租客只有掌門聚會的主辦者,是為了這次門派掌門聚會特地租下來招待各門派的掌門。

 

讓一個孩子在外頭亂跑,那個掌門也真放心。

 

下雨時的道路總會變得泥濘,怕孩童跌倒的綺羅生乾脆抱起孩童,往目的地走去。

 

綺羅生遠遠就看到一名藍衣青年在宅院門口不斷來回徘徊,他問向懷中的孩童,「那是你的家人嗎?」

 

孩童點點頭。

 

注意到不遠處身影的藍衣青年開口大喊:「最光陰!」

 

走到屋簷下的綺羅生,將孩童放了下來,「那我們就在這裡告別吧。」

 

「吾還能再和你見面嗎?」孩童抓著他的衣袖,輕聲問著。

 

綺羅生聽到這句問話才想起今天就是掌門聚會的最後一日,孩童大概明天就得啟程回去了。

不知為何,他的腦海中冒出了年幼時後經常聽到的話。

 

“只要你再握起刀,我們就能再度相遇。”

 

但他卻不希望這個孩童踏入這個紛亂的世間,哪怕他清楚這並不可能。

最後,他只是輕拍孩童的頭,嘆道:「如果我們有緣,自然會再度相見。」

 

孩童跟他道別後,沿著屋簷跑到藍衣青年的身旁,綺羅生對藍衣青年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

 

藍衣青年看了綺羅生的背影一眼後,牽著孩童的手走進了宅院之中。

 

 

前塵已盡忘,相見不相識。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