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雙生子,依舊是不同的個體。

哪怕對兩人來說,對方就像是另一個自己。

但終究是不同的靈魂。

 

對最光陰來說,北狗是他重要的家人。

但對北狗來說,最光陰是他不能碰觸的逆鱗。

觸犯者必死。

 

那一段被野獸扶養的日子影響他很深,只是他將這點隱藏起來,沒讓任何人知道。

小時候,與最光陰分離的白天,是他覺得最漫長的時間。

要是讓人知道他其實還留著野獸的習性,一定會把弟弟帶離他的身邊吧。

所以,他不能讓任何人發現。

 

 

北狗睜開眼,他轉過身看著最光陰的睡顏許久許久,最後將自己縮成一團,靠著最光陰睡著了。

也許是因為孿生子是世上最親密的血緣,只有在最光陰的身旁,北狗才能夠安然入睡。

而他,很珍惜這樣的安心感。

如果可以,他想留在最光陰的身邊。

永遠。

 

不管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隨著時間不斷的流逝,他們逐漸長大成人,開始要學會如何獨自面對外頭的風風雨雨。

 

「風雨是讓幼苗成為茁壯大樹的必要因素。」雖然城主嘴上這麼說著,但依舊在暗地裡提供庇護讓他們的路走得順遂。

也就是在那時,北狗看見了另一種未來。

 

他不想離開最光陰,可是相遇總有離別,哪怕親密如家人,也會有分隔兩地的時候。

但,假如是弟弟離不開他呢?

如果、弟弟決定事情前都要詢問他的意見,或是尋求他的幫助呢?

 

就好比是年幼的弟弟一遇到困難就會找城主或飲歲幫忙處理那樣。

 

 

「哥,你要報考哪個科系?」

 

「這個嘛……」北狗彎腰趴在最光陰的背上,低聲在弟弟耳旁說出令他意外的答案。

 

「你不跟我讀同一科?」

 

「恩,畢竟有想做的事情。」

 

「這樣啊。」

 

北狗看了一眼有點失落的最光陰,側過頭像以往一樣蹭著他的臉龐。

 

最光陰沒有像往常那樣抱怨很熱之類的,也許是因為心情陰鬱,他的表情有點悶悶不樂:「你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比我還重要嗎?

 

「真要說的話,就是養家吧。」

 

「啊?」

 

看著最光陰一臉「你在騙我」的表情,北狗只是拍了拍他的頭,沒有解釋。

 

想讓弟弟生活在他能掌控的地方,也算是一種養家吧?

 

為了未來能夠和弟弟長久相處下去,北狗覺得幾年的分離時光還在他勉強接受的範圍內。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