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代表了一個學期的結束、也可能是一個求學生涯的終點。

拿到畢業證書的瞬間,最光陰恍惚了一下。

三年──原來是一眨眼就過去的時間嗎?

 

「小最?」

一雙手在最光陰眼前揮了揮。

 

「嗯?」他轉頭看向那雙手的主人,九千勝依舊是嘴角揚起的笑臉,實在無法跟剛才在台上代表畢業生致詞的嚴肅模樣聯想在一起。

 

「畢業典禮已經結束,我們該回教室了。」

 

最光陰看了看四周開始消散的人群,默默地點了點頭。

他起身跟在九千勝的後面,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禮堂。

 

走回教室的這條路上,也許過程中九千勝有開口說了些什麼,但最光陰並沒仔細去聽,他只是側過頭望著樓下的校園風景,回想著關於那些景色的點點滴滴。

 

偶爾他會和九千勝翹課待在樹下乘涼的樹蔭小路,如今已經被夷平,成了新的一座籃球場。

那座老舊的教學大樓將會在年底拆除,並建成新的大樓。

這座樓與隔壁樓之間有個小小的中央庭院,庭院中間有座石涼亭,涼亭旁曾經有棵老樹以及一個小池塘。

一年半前,美術課老師還讓他們在那畫圖寫真,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將樹砍了、池塘也填平了。

 

三年的時光,遺留的回憶卻不多,很快便回想完畢。

在這所學校,他遇到不少事情與情緒,像是初來乍到的不安與徬徨,第一次結交到朋友的快樂……以及如今即將分離的傷感。

 

突然被往後拉的感覺讓最光陰回過神來,九千勝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他的身後,並環著他的腰,將他抱進懷裡。

 

剛才看到最光陰差點踩空摔下樓,九千勝下意識地將人抱在懷中。直到現在,只要想起剛才那一幕,他的心臟就不斷急促跳動著,他微皺起眉頭,難得對朋友沉下臉色,「走路不專心,你在想什麼?」

 

「……抱歉。」

 

「剛好我在你旁邊才能幫你,但下一次怎麼辦?」

 

畢業後,他們就得分道揚鑣。

因為,他們選擇了不同的大學就讀。

 

最光陰歛了眼眸,「不會有下一次。」

 

因為九千勝在身旁,所以他才敢分心。

 

九千勝拍了拍最光陰的頭,而後經過他身旁走上了階梯,只是走沒幾步就停下了腳步,他側過身望向仍舊站在原地的少年,笑說:「下一次見面,我們都要離自己的夢想更近,才不會辜負現在的自己。」

 

最光陰盯著九千勝的臉龐,感覺胸口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又一屆學生畢業了呢。」原無鄉轉頭看向窗外走道上經過的學生,不禁感嘆一聲。

 

「恩。」

 

「阿倦你就沒什麼想說的?你班上的學生合送一束花給你,你卻面無表情,剛剛班長都快被你給嚇哭了。」

 

倦收天轉頭看了一眼原無鄉有點紅腫的眼睛,「反正你會連我的份一起哭。」

 

「……」

 

「學生面前笑著道別,學生背後哭紅了眼。」抬起手,用拇指揉了揉原無鄉的眼角,「每一年,都是如此。」

 

倦收天發現原無鄉的耳朵逐漸紅了起來,他沒有戳破,「下周四,是回診的時間,到時我載你過去。」

 

「你真的不用這樣,不用為了當年的事情耿耿於懷。」

 

「有嗎?」倦收天挑起眉,他看著原無鄉不安的模樣輕笑一聲,「當時都是你在幫我,現在換我照顧你,不好嗎?」

 

「但──」

 

倦收天伸出食指點了點原無鄉的嘴,制止了那人接下來的話語,「是朋友,就別計較這麼多。嗯?」

 

明明是習以為常的舉動,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對方難得的笑顏,原無鄉竟覺得心中產生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

他神情不解地低頭思考著這種感受是什麼,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臉頰染上了一抹紅霞。

 

倦收天一邊看著沉思的原無鄉一邊拿起學生送的餅乾,他將餅乾塞進嘴裡後,舔了舔指頭上些許的餅乾屑。

那是剛剛碰過原無鄉嘴唇的食指。

 

坐在原無鄉對面圍觀全程的老師,默默地低下頭,當作什麼都沒看到。

 

很多時候,無知比較幸福。

至少不會有單身狗被虐的感覺。

 

 

 

 

心口的暖流是因為盛暑的炎熱,還是對那人的悸動?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