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最、九爺視角

 

 

他從小就不斷做著同樣的夢,隨著年紀增長,夢中的場景也越來越清晰。

長大之後的他把夢境當作故事看待,若不是家人提起,他還真不知道自己小時候每次睡醒,都會緊捂著胸口不斷喊疼。

然而不管他再怎麼回想,對這件事情卻完全沒有印象。

腦海中的空白片落,與心中莫名的失落感,在歲月的沖刷之下,逐漸消散。

 

在夢中,他與一名少年並肩而行,兩人走遍大江南北,看盡山巒湖泊的景色。

少年是個不擅言詞、心思直率的人,俊秀的臉龐很少出現表情變化,總是用一張面無表情的臉,沉默觀看塵世的一切。

也許是因為想法單純,少年的琥珀色眼瞳格外清澈。

 

世間萬物都映照在那雙眼眸中,他彷彿能在少年的眼中看遍這人間的一切,只是那平靜無波的眼神,總讓他覺得少年並沒有將塵世的一切放進心裡,包含他這個朋友。

只有在因為災難而大量流逝時間的地點,他才能從少年幫忙救災的身影中,窺探到少年不經意流露出的,一絲人味。

 

這樣說或許不太妥當,但少年那生人勿近,容易與人疏離的氣質,讓他有種少年只是個路過的遊人,終究會離開此地的感覺。

於是,

他想盡辦法和少年結交,使兩人的羈絆越來越深。

 

明明最初,是少年率先找上了他。

 

「你便是人間所稱的刀神,九千勝嗎?」得到肯定回答的少年拿出了刀,「相殺吧!」

 

他不記得夢裡的他回答了什麼,只知道他牽著少年的手走向茶館,而這便是他們相識的最初。

一開始也許是因為在少年身上見到過往的自己,那個剛到異地、人生地不熟的自己,於是就想出手幫忙少年,讓他早點熟悉這個地方。

也算是成全自己的一點私心吧。

人們總是會無意識的將自己的遺憾投注在他人身上。

 

後來的他們是怎麼成為朋友,甚至成了契兄弟的?

他也說不上來緣由,可能是註定吧,有些人就是會和你特別投緣,第一次見面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我這回出時間城,城中的人都警告我,說這是在沾染塵劫。」少年偏過頭問他,「但與你相識是劫嗎?」

「如果劫是這般快樂,那我不怕受劫。」

 

他搖搖頭,「是劫或是緣,時間會證明一切,並不是吾說什麼便是什麼。」

「但吾能確定的是,吾不忍你受劫。」

 

來自異境信仰時間的少年,本不該被捲入江湖風波。

若是他害得少年被連累,那他說什麼也得護少年周全。

 

少年孑然一身的來,就該無掛無礙的回。

而這,便是他身為友人、契兄能為少年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在他來到異地時,曾聽過一種很有趣的說法。

孽緣,前世造下了孽,來生便有了緣,來生的相遇是為了還前世欠下的債。

 

他為少年惹來的劫,他擋下了,這樣是否就毫無虧欠?

假設,他與少年再無相欠,那少年便依舊還是那名來自時間城的過客。

他與他,

今生來世,再無相見之日。

 

夢到這裡就結束了。

雖然他還是不懂為什麼年幼的自己會捂著心口喊痛。

直到,那天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

 

當他看到轉學生那熟悉又陌生的臉孔時,他想起了夢的後續。

 

少年在他的面前,親手挖出自己的心給了他。

只為了救他一命。

 

 

這輩子的相遇,是因為上輩子誰欠了誰?

也許是因為一個欠了命、一個欠了情。

所以,如今才會再度相見。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