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嚮導X哨兵

 

 

 

 

他們的相遇源自於學院舉辦的跨區活動。

北區是嚮導系、南區是哨兵系,雖說哨兵與嚮導是互相補全的關係,但兩個學區不知道從哪一屆開始,感情進入了分裂時期,兩區的學生一旦見面就會吵得不可開交。

學院為此傷透了腦筋,為了增進兩個學區的感情,他們改變以往北區南區各自舉辦活動的方式,校長要求兩區的學生會彼此合作,一起準備學院歷年來第一屆的跨區活動。

身為南區學生會會長的原無鄉主動先跟北區的學生會聯繫,卻只找到北區學生會的副會長央千澈。

 

「抱歉,會長一向不太管這些事情,都是由我來幫忙處理的。那麼,我先跟你討論一下,決定好兩區的開會時間,好嗎?」

 

原無鄉想起前任會長因為要忙著家裡事情就乾脆把他從副會長轉正,突然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嗯,可以。」

兩人很快就談好了開會時間。

這時,原無鄉對那位北區的學生會會長的印象就是甩手掌櫃,他原本以為這次的合作大概都是由副會長來跟他溝通協調。

直到開會的那一天。

 

當原無鄉走進會議室看到裡頭的金髮少年還愣了一下,他倒退走了幾步,確定門上的會議室門牌是他與副會長講好的開會地點。

 

察覺到哨兵氣息的金髮少年闔上了書本,他轉頭看向站在門口盯著門牌瞧的白髮少年,挑眉問道:「原無鄉?」

 

「嗯?你認識我嗎?」

 

金髮少年起身走到白髮少年面前,伸出了右手,「倦收天,北區學生會會長。」

 

白髮少年抬手回握,「原無鄉,南區學生會會長。」

 

銀豹幼崽趴在原無鄉的肩上,水汪汪的紫色大眼充斥著好奇,牠看了看金髮少年,又抬頭望向窩在窗台上的鳳凰,然後牠打了個哈欠,蹭了幾下主人的頸側,就閉上眼睛假寐了。

 

「這段時間,請你多多指教了,無鄉。」倦收天揚起嘴角,手指不著痕跡的多摸了幾下少年的肌膚。

 

「啊?恩……請多指教。」

原無鄉看了看眼前因為笑容而顯得溫和許多的倦收天,覺得傳言大概都是不可信的。

 

北區學生會會長因為其俊美的長相獲得了「北芳秀」的稱號,但本人的個性卻與他的面貌完全相反,明明是嚮導,卻從不用精神力,而是像個哨兵一樣,直接動手解決。

要不是他身上的嚮導信息素很明顯,真的會被認為是哨兵。

一直以來都有人懷疑他的精神力出了問題,所以才不使用,但他從不理會那些流言,依舊像個哨兵使用武力解決對手。

 

原無鄉之前還以為北芳秀是個不良少年,沒想到本人比他預想的秀氣多了。

 

 

待在窗台上的鳳凰看向握手的兩名少年,牠的視線緊緊盯著銀豹幼崽,宛如發現獵物的眼神。

 

 

很久很久之後,直到兩人熟識甚至成了搭檔,原無鄉才發現倦收天之所以不動用精神力,純粹是因為他覺得沒必要,能用拳腳解決的事情就動手處理。

 

「那要是必須用上精神力呢?」

 

「交給央千澈。」

 

「你家的副會長真的會哭的。」

 

「閉上眼睛。」

 

「……等等,你昨天不是才幫我做過精神梳理嗎?」

 

「今天還沒。」語落,倦收天直接將精神力探進原無鄉的意識空間中。

他認為嚮導是主宰哨兵情緒與五感的神祇。

而他,只想成為原無鄉的唯一,唯一的嚮導、唯一的……世界。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