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綺最、架空

※妖狐X幼犬

 

 

神祇本就是依靠人的信仰才能擁有神力。

當綺羅生發現自己的神力有逐漸減少的情況後,祂開始思考如何解決,畢竟繼續依賴人類的供奉也不是辦法。

祂可以用幾件「神蹟」喚回人們的香火及信仰,但,難道每次祂都得在信奉的人潮減退時這麼做嗎?

 

最後,綺羅生選擇入魔,走上了與以往修道之路完全不同的魔道。

祂本就是從狐狸修練而成的狐仙,基本上並不被仙界所認可。像祂們這種由精怪修道成仙的,在那些仙人眼中終究是不入流的存在。

而只要不作惡、不影響仙人的利益,仙界也懶得理會一個小小的妖狐。

 

在綺羅生改變修道方式之後,狐仙神社開始產生了變化。

原本蒼鬱翠綠的樹林,葉子開始枯黃掉落、花朵也漸漸枯萎凋零,棲息在林中的小動物們也逐漸往他處遷移。

前來神社參拜的人越來越少了,在神社管理員壽終正寢之後,再也沒人記得這座狐狸神社。

曾經充滿生機的林子,如今已經成了一片死林,杳無人跡。

 

綺羅生獨自走在夜晚的樹林中,他身上所穿的黑色大衣與漆黑的景色融為一體,唯有一頭雪白的長髮成了夜色中僅有的星光。

 

「嗚──」

 

幼犬的嗚咽聲吸引了妖狐的注意力,他的腳步頓了一下,而後轉身走向聲音的源頭,最後停在一個小樹洞前面。

綺羅生蹲下身子查看樹洞裡頭,發現裡面躲著一隻年幼的小狗。

 

也許是因為流浪了好一陣子,幼犬的毛髮有點髒亂,大約雙掌大小的身軀縮成一團微微顫抖著。

 

妖狐將手遞到幼犬面前,幼犬動動鼻子嗅了幾下後,小小的身子湊近了那雙手,並伸舌舔舐手心。

綺羅生沒想到這裡居然有只迷路的幼犬,瞧這種不怕人的性子,大概是家養的,只是不知道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看著舔他手心的幼犬,妖狐勾起了唇角,這座樹林已經很久沒有訪客了。

他將小幼犬從樹洞裡抱出,妖狐身上對幼犬來說太過陌生的氣息讓牠有些不安,見狀,綺羅生的手輕輕撫摸幼犬的毛,安撫牠的情緒,等幼犬乖巧地待在他懷中後,他才起身往神社的方向走去。

 

這便是綺羅生與最光陰的相遇。

最光陰是綺羅生給予小幼犬的名字。

 

小幼犬總喜歡賴在妖狐的尾巴上,即使綺羅生睡前將牠抱在懷中,醒來時也會發現小幼犬窩在他的尾巴旁呼呼大睡。

試了好幾次都無法矯正過來,妖狐乾脆變成了原形,原本想讓小幼犬轉移注意力,但牠卻好像已經認定了,一心只想撲蹭妖狐的尾巴。

久而久之,妖狐就任由小幼犬趴在他的尾巴上玩耍或午睡,直到小幼犬變成了人形,他才制止。

 

綺羅生將最光陰抱在懷中,以手指代替梳子為他梳理頭髮。

小小的孩童乖巧地待在妖狐的懷中,清澈的琥珀色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狐狸雪白的大尾巴。

在他還沒變成人形以前,他都窩在溫軟又蓬鬆的尾巴上打盹。

不過現在,人形的他只能被妖狐抱著。

因為狐狸哥哥說,他太重了,會痛。

而他並不想讓狐狸哥哥受傷。

 

「好了。」

 

最光陰跳出綺羅生的懷中,他抬手摸了摸妖狐幫他打理的髮型,小小聲地開口道謝:「謝謝。」

 

綺羅生微笑著捏了捏最光陰微紅的臉頰。

他一開始打算招待這位小訪客一段日子後,就把人送回家。

可是現在他改變了主意,他不想把小幼犬還回去。

 

既然小幼犬是他發現的,那就是他的。

最光陰,是綺羅生的。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