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點文活動/猶大:九最─在洞穴躲雨】

※嚮導X哨兵

 

 

這世界分為三種人,多數存在的普通人,以及少數的哨兵與嚮導。

由於哨兵與嚮導專長不同的關係,人們總是習慣將嚮導定義為補助哨兵的存在,久而久之,大多數的哨兵在這種環境生長下,幾乎都有著不知從何而來的優越心。

九千勝是一個嚮導,但他從不認為哨兵比嚮導優秀。

對於那些瞧不起嚮導的哨兵,只要別來挑釁他,他也不會多加理會。

然而總是會有自大的哨兵送上門來,給他無趣的生活添點樂趣。

 

「喂!」陌生的哨兵直接握拳往他臉上招呼。

 

對,哨兵有著敏銳的五感以及強大的戰鬥能力,於是就以為能用武力上的優勢輕易的打敗嚮導。

但他們都忘了,嚮導的強項,是精神攻擊。

既然嚮導能安撫哨兵的情緒,那相對的,當然也能控制哨兵。

 

在陌生的哨兵碰到他以前,他就先用精神力阻絕了對方的五感,掌控了對方所有感官的他,隨心所欲的擾亂對方的神識,使對方的精神產生了錯亂。

他原本以為會引發對方的狂躁期提早到來,只是沒想到對方似乎很少遇到像他這種高級別的嚮導,居然在這種狀態下進入了結合熱。

 

他將精神力從對方的意識空間收回,而後揚起嘴角轉身離去,至於那個因為結合熱而痛苦得在地上打滾的哨兵,他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不久後,九千勝收到了嚮導公會的警告信。

他沒有拆開來看,而是直接撕毀了信件並丟進垃圾桶裡。

反正都是一些要他早日找個哨兵之類的廢話。

公會也不想想看,目前有幾個哨兵能抵抗得住他的精神攻擊?

 

哨兵與嚮導是互補的存在,若連基本的能力對等都做不到,那還不如不要。與其找個累贅拖累腳步,不如他親自上場處理。就算沒有動用精神力,他也不會打輸哨兵。

一直以來,他都是獨自一人出任務。

他已經習慣一個人的生活。

直到那天,他撿到了一個人。

 

 

「九千勝大人,天霜搶我的早餐!」少年跑到他的眼前告狀,明明是面無表情的模樣,他卻看到了一絲委屈。

 

他看向自己的精神體,與白狼湛藍的瞳孔對視了幾秒後,他抬手捏了一下少年的臉頰,「我重做一份給你,下次別拿食物逗著牠玩。要不是天霜脾氣好,早就咬你了。」

 

「……嗯。」

 

那一天,他接了一個跟人販子有關的任務,原本只是找到對方老巢再回報就好,但是他剛好看到了昏迷的少年,不知為何,少年很合他的眼緣,再加上他還見到曾經找他麻煩的哨兵,於是他就順手滅了那個人販子的老巢,並將少年帶回來安置。

 

他和少年相處了快一年的時間,直到上個月,少年才開始看到天霜的身影。

也許是即將覺醒的緣故,少年最近的精神都不太好。

他問過少年的感覺,並根據少年的述說,推測少年應該是哨兵。

 

剛覺醒時,精神體都是從幼年期開始生長。

於是,當九千勝因為少年遲遲沒起床而進房間看情況時,就見到少年抱著小幼犬呼呼大睡的畫面。

他走到少年的床邊,伸出手揉了揉小幼犬的耳朵,小幼犬抖了抖,翻過身繼續睡,見狀,他改摸少年凌亂的髮絲。

還在睡夢中的少年輕喃:「九千勝大人……」

九千勝輕笑一聲,心情愉悅地傾身親吻少年,卻在即將碰觸到唇瓣的時候,偏過頭去,改成親吻臉頰。

他差點忘了,已經覺醒成哨兵的少年,是可以做臨時標記的。

要是親上去,他不太好跟少年解釋為什麼身上會有標記的圖騰,如果運氣好,圖騰出現在少年自己看不見的地方也就罷了……他不做無法完全掌控的事情。

目前還是先忍耐一下好了。

 

當少年覺醒成為哨兵後,九千勝考慮過要不要收斂一下自己的精神力,以免影響到少年。

他不是一個會顧慮哨兵感受的嚮導,但少年是例外。不過他發現少年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除了他要花時間教少年怎麼去控制自己的五感能力這點以外,他們的日常生活沒有什麼變化。

九千勝還在思考他與少年的關係要持續下去還是要改變的時候,就接到了哨兵公會傳來的消息。

他們找到了少年的家人。

少年還是普通人就推來推去,等人覺醒哨兵之後就馬上找到……

九千勝冷哼一聲,他在轉身霎那換上了笑顏,看著神情好奇的少年,他拍了拍少年的髮,開口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少年,然後就見到了少年臉上難得露出的笑容。

 

他把心裡的陰鬱情緒隱藏得很好,臉上依舊掛著笑,「公會那邊會派人護送你回去,不用擔心。」

 

「那個人,是你嗎?」

 

「你希望由我來護送你回去嗎?」

 

「恩,我想讓我的家人認識你。」

 

「好。」

 

 

少年似乎是出身於名門望族,在九千勝表明他要接下護送少年的任務時,還是有人不死心,想跟他搶,他也懶得一個個收拾,於是就挑了幾個帶頭的,毫不留情的出手,三招之內將人打趴。

至於能扛他三招以上的人,早就在他開口時就退出了,而那些人,都見過他與敵人對戰時的模樣。

就算九千勝是凶名在外的嚮導,但沒親眼見證過他事蹟的哨兵,都會認為流言誇大。

畢竟,還是很多人覺得嚮導是依附哨兵的存在阿。

 

九千勝嗤笑一聲,確定只有他接下護送少年的任務後,便離開了。

 

 

最光陰的家在殊離山上,當九千勝與他翻山越嶺,長途跋涉了一段時間後,卻在快抵達目的地時,遇上了滂沱大雨,他們只得臨時找個山洞避雨。

 

九千勝升起篝火後,兩人將微濕的外衫脫下,掛在一旁等它乾。

兩人一邊等雨停一邊聊天,聊著聊著,最光陰在不知不覺間靠著九千勝的肩膀睡著了。

九千勝轉頭輕吻最光陰的髮,他伸手攬住少年的腰,將人往懷中帶。

 

小幼犬本來想跑向最光陰的身邊,卻被白狼壓著舔毛,牠抗議般的叫了幾聲,白狼沒有理牠,繼續舔拭小幼犬的軟毛,小幼犬嗚嗚幾聲後就由著白狼舔牠了。

 

九千勝看著精神體的互動,輕笑一聲。

精神體的行為會反應出主人的情緒與思想。

他喜歡小幼犬順著白狼的景象。

 

畢竟,不到必要時刻,他不想動用精神力將少年困在他所建築的世界裡。

如果可以,他還是想維持一下少年眼中那個九千勝大人的形象。

 

不過……

 

九千勝看了一眼被白狼壓在掌下完全看不到這邊的小幼犬,他的精神力緩緩進入最光陰的潛意識裡頭,看著少年睡得更加深沉的容顏,白皙的大手熟練的探進少年的衣服裡頭。

 

不過,夢中的九千勝大人,就不需要什麼形象了,不是嗎?

 

 

九千勝覺得嚮導的精神力是個很好用的東西,不管是用來對付哨兵還是普通人,都很方便。

他一邊跟最光陰的家人聊天一邊做下心理暗示,等他在這待上幾天後,就成功說服最光陰的家人讓少年留在他那邊,接受哨兵公會的安排。

原本是護送少年回家,卻變成了陪他來回一趟。

 

「抱歉,麻煩你了。」

 

「不會,畢竟能繼續和你待在一起,我很開心。」

 

最光陰望著九千勝微笑的側臉,想起夜裡夢中與那人抵死纏綿的景象,不禁紅了臉。

 

「怎麼紅成這樣?不舒服嗎?」

 

最光陰躲開了九千勝探他額溫的手,「沒什麼,只是太陽太大,我們找個地方乘涼吧。」

避免與九千勝對上視線的少年,沒有發現對方變得暗沉的紫眸。

 

似乎、快要忍不住了呢。

真是糟糕。

 

 

自從最光陰知道每個哨兵都有一個嚮導搭檔之後,就很好奇與九千勝搭檔的哨兵是怎麼樣的人。

因為他從沒看過九千勝和其他哨兵走在一起的模樣。

雖然很好奇,但最光陰實在問不出口,他只好去找不認識的哨兵打聽消息。

 

「嗯?他以前有搭檔的哨兵啊,我記得那人不太愛說話也很少笑,雖然看起來年紀挺小的、好欺負,不過精神體是個很威風的藏獒。在那人死後,他也沒找新的搭檔,就自己一個人到現在。」

 

「我知道了,多謝。」最光陰摸了摸懷中垂頭喪氣的小幼犬,轉身離開。

 

「說起來,你跟那人長得還挺像的。」語落,不出意料見到最光陰頓了一下後加快腳步離開的身影,他揚起嘴角,雙眼隱約透露些許惡意,「哈,這哪來的傻子這麼好騙?」

 

一旁正在擦拭酒杯的服務生出聲提醒,「你這樣逗弄九爺的心肝,要是讓他知道,你可是會吃苦頭的。」

 

「那位小少爺只要隨便問個人,就會知道九千勝從來沒有跟誰搭檔過。這麼容易戳破的玩笑,也就唬他一下而已。」

 

「那就好,我還以為九爺太久沒發火,你們都忘了他『刀神』的稱呼是怎麼來的。」服務生說完,看到眼前人突然變得毫無血色的臉孔,輕輕一笑。

 

那一年,九千勝一戰成名,當時的人們都尊稱他一聲「刀神」。

也是那一年,世人才開始研究嚮導精神力除了安撫哨兵情緒這功能以外的其他可能性。

因為九千勝將精神攻擊的可怕殺傷力展現在人們面前。

用數千個敵人屍體。

 

七年前,九千勝俊美的容貌與身為嚮導的身分,讓他的上司哨兵打算把他送到敵人的床上,條件是敵人做出暫時休戰的假象……在那個混亂的時代,這種私下交易很常見。

只是沒有人想到,九千勝竟然獨自一人消滅了那些敵人。

身穿白衣的九千勝站在被鮮血染紅的塵土與建築中,輕笑著向他們打招呼的模樣,至今依舊讓他印象深刻。

而那年,九千勝才十六歲。

 

 

九千勝抱起小幼犬,順手摸了一下幼犬柔軟的毛,以前總會蹭著他的手撒嬌的幼犬,今天卻反常的不斷掙扎,想遠離他的懷抱。

他歛了眼眸,把小幼犬交給了白狼後,轉身走到陽台,他看向靠著欄杆發呆的少年,開口喊了一聲。

「小最。」

 

「嗯?」

 

「發生什麼事了?」

 

「沒事。」

 

九千勝走到最光陰的身旁,伸手挑起少年的下巴,讓少年轉頭看向他。

 

「你在煩惱什麼?說出來讓我聽聽。」

 

最光陰琥珀色的眼瞳在與九千勝相望的瞬間失神了一下,「與你搭檔的哨兵……你很在乎他嗎?」

意識到自己說出口的少年,一臉懊惱的別過頭去,「你居然用精神誘導!」

 

「抱歉,但你這幾天老是躲著我,這讓我很難受。逼不得已下,我只能這麼做。」嘆了一口氣,「你從哪聽到的假消息?我從未跟人搭檔過。」

 

「但那個人說你有。」

 

「小最,你相信一個陌生人還是我?」

 

「……當然是你。」

 

「這種去公會查就能得知的事情,你不用去問陌生人。你看你,連自己被騙了都不知道。」

 

無法反駁的最光陰一抬腳就要離開,卻被九千勝抓住了手腕。

 

「小最,等你考到E級哨兵資格後,要不要跟我搭檔出任務?」

 

E級,是哨兵嚮導最初的入門階段。

哨兵與嚮導的公會每年都會根據哨兵嚮導完成的任務、當年試驗、公會年資等不同標準來重新判別哨兵嚮導資格,從高到低為SABCDE,級別越高,能享用的權利也越多。兩人搭檔能拿到的任務分數比較多、升上去的速度也比較快,於是就演變成每個哨兵嚮導一考到資格後,都會找搭檔一起出任務的慣例了。

 

「……」想起九千勝S級嚮導資格的最光陰沉默不語。

 

「就算是S級哨兵,也沒有幾個人能抵擋得了我的精神力,但小最你卻可以,我相信你的潛力。」

「你只是缺乏時間與歷練來成長,像這種公會認定的級別資格都可以用年資升上來,但天分卻不行。」

「當然,我也可以繼續一個人,直到你成為S級哨兵那一天。」

看著少年開始動搖的表情,九千勝問:「最光陰,你願意成為九千勝的哨兵嗎?」

 

最光陰抿抿嘴,「這種事情,不都是要由哨兵來問嗎?」

 

「嗯?」

 

「等我拿到E級資格後,換我來問你。在此之前,我的答案就先保留。」

 

九千勝瞄了一眼少年微紅的耳朵,揚起了嘴角,「好,我等你。」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