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劍鞘梗

 

 

原無鄉的房東喜歡收藏古物並將之放在租屋處當作擺飾,傳說像這種年代悠久的物品總是容易招來些什麼東西附在上面。

不少室友都說感覺不舒服而搬了出去,臨走前也讓原無鄉趕緊退租。

 

原無鄉本身是沒感覺到什麼異樣,再說外面也很難找到這麼便宜又舒適的宿舍,所以到最後只剩下他一人還繼續租著。

直到那一天,他原本平靜的生活才開始產生了變化。

 

那天,當原無鄉回到宿舍後,就發現房東已經把他的新收藏擺設在牆上,那是一把古劍。

他看著那把在燈光照耀下微微散發出金華光芒的劍,不禁搖頭感嘆,「哪來的土豪打了這把劍,這麼浪費。」

 

你不喜歡?

 

「也不是……」反應過來宿舍裡頭只有他一人的原無鄉閉了嘴,表情疑惑地看了四周,「……看來最近太累,都出現幻聽了。」

 

原無鄉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當時的他沒想到之後的日子會碰到那種遭遇。

剛開始是覺得有人在看他,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後,則是變成有人站在他身旁的感覺。

偶爾當原無鄉在看書的時候,也會感覺到有人搭上了他的肩膀,但是當他伸手輕觸肩頸時,那種感覺卻消失了,彷彿只是他的錯覺似的。

 

隨著這種情況發生的頻率越來越頻繁,動作也越來越親暱,甚至可以說是放肆之後,終於察覺到不對勁的原無鄉不禁起了離開的念頭。

然而對方似乎發覺了原無鄉的離意並因此被惹怒,當天晚上,原無鄉被看不見的人壓制在床上,然後被脫光了衣服肆意玩弄著。

 

不要想著離開,你擺脫不了我的。無鄉。

 

男人的低沉嗓音在原無鄉耳邊響起,似曾相識的聲音讓他想起那天他聽到的那句問話,「你到底是誰……唔!」

 

倦收天,記住這個名字。語落,他舔去原無鄉鎖骨處的血珠,看著原本白皙的肌膚緩緩浮現出一個顏色淡薄的圖騰,他低頭虔誠地親吻那處。

他終於再度將他的劍鞘找了回來。

 

 

 

 

在遙遠的時光前,他還只是個鋒芒畢露的邪劍,沒有劍鞘約束的他,一旦被人握住了劍柄,就是一場屠殺的誕生。

直到有人點化了他,讓他產生自我意識,也讓他成了唯一能使用邪劍的……劍靈。

點化他的人是個身穿白色道服,臉龐還帶點稚氣的小道士,那人看著剛化出人形的他,張嘴笑問:「你的名字?」

 

他看著只到他胸口高的小道士陷入了沉思,他想了許久,才回憶起那個從未被提起過的名字,倦收天。

 

「我叫原無鄉,既然我無以為家,你也沒劍鞘可護,不如我們就搭個夥,你做我的歸處,我當你的劍鞘,如何?」

 

好。

 

之後,他們就這樣結伴而行了一段很長的歲月。

小道士教了他很多事情,人類遠比劍複雜得多,他見多了情與義的牽扯,就更不願欠下人情。

人情債,最是難還。

也最容易讓他的劍鞘為難。

他不太明白人類的情緒,於是就只能模仿他見到的畫面來揣測心思。

他很想知道原無鄉的所有想法。

這時的他,還不明白這種心情叫做什麼。

他只懂得想保護一個人的心情,於是他會擋在小道士的面前,將小道士護在身後。

那一天,他為了護著小道士而受了重創,為了養傷,他只能恢復劍形。

他跟原無鄉說,他休養一段時間就會醒來。

原無鄉回,我等你。

 

但是他們都忘了,劍靈與人類的時間從來就不對等。

等倦收天再度醒來時,世間已沒有了原無鄉。

 

劍靈失去了他的劍鞘。

 

 

 

 

原無鄉看著手上的金劍好一會,才將它背在身後轉身離去。

身旁少了一個人的身影讓他不太習慣,不知不覺間,他回到了他們曾經走過的地方、待過的城鎮。

他從來不知道,明明是同樣的風景,但一個人獨自來看,卻有不同的感受。

 

「快點回來吧。」他輕撫金劍,小聲嘆息著。

小道士想念他的歸處了。

 

即使原無鄉努力隱瞞金劍的存在,但還是被人發現了傳說中的邪劍在他手上。

於是他遇到越來越多想奪劍的人。

那次,原本想殺人奪劍的來者見無法搶奪過來,竟起了毀劍的念頭。

小道士明白金劍不會輕易被摧毀,但身體還是上前為金劍擋下了這一招。

 

重傷的小道士想盡辦法擺脫了追蹤,最後逃到隱蔽的山洞裡頭。

他將金劍放進遮掩行蹤的陣法中,而後靠著山壁注視著緩緩消失的劍。

 

小道士知道人有生老病死,也許他無法在有限的生命裡頭等到劍靈歸來。

只可惜……他還有好多事情還來不及教會劍靈。

 

「咳、咳……」小道士的衣服逐漸被血染成了紅衣。

 

還好,他不是一個人走上黃泉,身邊還有金劍陪著他。

 

幸好,專心療傷的劍靈見不到他現在的模樣。

 

只是……

 

他真的很想、很想再看一眼。

那道擋在他眼前,說「有我在,誰也動他不得」的身影。

 

但那只能是奢望。

這輩子有劍靈的陪伴,已是他最大的幸運。

 

 

 

 

在長久歲月的侵蝕下,逝去的小道士最終化成了塵土。

於是,劍靈甦醒之後,只看見陌生的洞窟景象。

 

劍靈不知道小道士在他身旁陷入了永眠。

他只知道他找不到他的小道士。

 

 

 

 

倦收天看著他身下想掙脫卻跑不了的原無鄉,輕輕地揚起了嘴角。

 

明明是你提議的,你卻先離我而去。

但既然我已應允,便容不得你反悔。

這次,不會再讓你有機會離開了。

無鄉。

 

 

 

 

原無鄉看了一眼空白的牆壁,原本該在上頭的金劍卻失了蹤影,他推了推賴在他身上不肯起來的劍靈,「房東等等要過來,你先回去待著。」

 

倦收天應聲之後,金劍憑空出現在牆上。

 

雖然背後的重量一下子減少許多,但原無鄉隱約還能感覺到有東西靠在他背上,他抬手扶額,「你非得賴著我嗎?」

「別以為你不回話,我就不知道你還在。」

「倦收天!」

 

“嗯。”

 

「……算了,你開心待哪就待哪吧。」

 

自從那天早上,他醒來發現自己和倦收天裸睡在同一張床上後,他就該知道這位好兄弟室友的個性了。

真搞不懂這位附在劍上的好兄弟是看上他哪一點,非得賴著他不放。

 

原無鄉想起那些過來看房子卻被倦收天製造的靈異事件嚇跑的人,覺得自己大概還有很長一段時間只有倦收天這個室友了。

 

 

 

 

END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