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濃重的烏雲遮掩了整個天空,卻沒有一絲涼風,地表的氣溫沒降反而多了些許悶熱感,最光陰拿著簿子搧風,卻還是趕不走熱氣。

教室裡頭有裝設冷氣,但因為班上大多數人都得了感冒,所以舉手表決之後,結果還是不開冷氣。

雖然還有吊扇,但都離他的位子有點距離,根本沒有吹到。

 

到了中午吃飯時間,天際突然打了一聲響雷,滂沱的雨勢瞬間降了下來,雨滴打在欄杆上噴濺進來,靠窗的同學一邊拿衛生紙擦拭一邊關上了窗戶。

本就不涼快的教室霎時變得更加悶熱。

 

九千勝看著因為太熱而無精打采的最光陰,臉上的神情多了幾分關切,「你還好嗎?」

 

最光陰趴在桌上,緩緩地搖著頭,「這裡的氣候比我家鄉那邊炎熱多了。」

 

想起對方轉學生身分的九千勝提出了問題:「你家鄉是怎樣的地方?」

 

最光陰眨眨眼,他偏頭想了一下後開始敘說關於他家鄉的事情,九千勝注視著最光陰並仔細聽著他的話語,偶爾聽到有趣的部份還會提出一些問題,讓最光陰說得更加詳細。

他望著少年變得明亮的眼神與不自覺微微揚起的嘴角,暗想:還是這樣的小最比較好。

 

至於更多的,九千勝還沒去細想。

目前的他,單純只是覺得跟最光陰交個朋友很好。

其餘的,就讓時間來見證變化吧。

 

 

 

 

代表午休時間結束的上課鐘響起,不少同學依舊趴著與睡魔抗爭。

反正這節是數學課……原老師都會先跟學生聊一下才開始上課。

想著想著就即將再度進入夢鄉的人聽見了教室門打開的聲音。

 

「班長。」

而後,一道沉穩的嗓音頓時嚇跑了大多數人的睡意。

 

倦收天將課本放在桌上,神情平淡地說出對學生來說是個噩耗的消息,「因為你們的數學老師身體不適,所以就和我調課。」

 

不知為何,最光陰突然想起了原無鄉手上的傷痕。

 

 

另一方面──

 

原無鄉苦笑著與身為醫生的友人相望。

 

友人一邊準備器具一邊與原無鄉聊天,「都多少年了?明知道會被倦收天押過來,怎麼就不自己乖乖回診?」

 

「耶,我的傷真的好了。」

 

「你是醫生還我是醫生?傷口不痛並不代表痊癒,別等你上了年紀知道痛了才來後悔。倦收天都比你還關心傷勢。」

 

對此,原無鄉只是扯了扯嘴角沒有回話。

 

如果可以,他並不想成為倦收天的負擔。

他從來都不是為了讓倦收天欠他人情才擋下那刀。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