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作業簿要放在哪?」最光陰抱著一疊數學簿走到了原無鄉的位置旁。

 

原無鄉動手整理桌子上的文具與課本,稍微收拾後,原本雜亂的桌面被他清出一個空位,「就放這裡吧。」

 

原本放下簿子就打算離開的最光陰發現了原無鄉難得沒戴手套的雙手,他的手背有著一個巨大的傷口,由於原無鄉的膚色偏白,所以更顯得出傷痕的猙獰。

 

察覺最光陰視線的原無鄉,一臉無所謂的笑著說:「這是很久以前受的傷,別看它這麼恐怖,但其實沒什麼影響。」

就是因為這道傷,讓倦收天從此對他有著愧疚感,也不願再讓他的手太過操勞,當初他決定往教師的路走時,還跟對方冷戰了很久……

後來,倦收天改了志願,與他一起走了這條路。

 

最光陰發現老師說完之後就開始走神,於是他默默地離開了,在走到教師辦公室門口時,剛好遇到要走進來的倦收天,「倦老師。」

 

「恩。」倦收天點了點頭,繼續往原無鄉的方向走去,當他見到那人因為沒戴手套而露出的傷口時,不禁沉了臉色。

他伸出手,用手指輕觸那道久遠前的傷痕。

 

他與無鄉,曾經是這所高中的學生。

那一年,向他告白卻被他拒絕的同學在放學之後,拿刀刺向他。

那一個刀痕,本來應該出現在他身上。

當時走在他身邊的無鄉,在他反應過來前就先替他擋了這刀。

 

「好友?」原無鄉因為手背傳來的溫熱感而回過神來,他抬頭看向不知何時站在他身旁的倦收天,發現對方眼底的鬱悶後,不禁暗自嘆氣。

「你怎麼來了?」

 

「學長說今晚要請客,你要去嗎?」

 

「嗯?好啊。」就在原無鄉打算問地點的時候,就聽見倦收天提議要開車載他,他想了一下,就點頭答應了。

反正他們經常借宿在對方的家,早就習慣了。

 

 

 

 

最光陰往下堂課的教室跑去,剛好在上課鐘響的前一刻踏進了電腦教室。

 

講台上的老師看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麼就直接上課。

 

最光陰快速走到自己的位子,他拉開椅子坐下後就看到九千勝將礦泉水放到他的桌上,並朝他眨眼一笑。

少年用唇語道謝,然後在九千勝幫忙遮掩下打開瓶蓋喝了口水。

 

電腦教室裡頭是禁止飲食的,他剛開始連水都不敢喝,直到九千勝說了幾句,他才開始養成這種習慣……

 

「規定說不可以。」

 

「只要別太過火,老師基本上都會無視的。」

 

「可是……」

 

「如果你怕被發現,要不要我幫你擋著視線?反正我們坐在最後面,只要不說,就沒人知道。」

 

對此,少年感到有點糾結又有點開心。

 

唔,這算是朋友間的小祕密嗎?

 

 

 

 

tbc

創作者介紹

滄海桑田,眼中滄桑仍存。

阿冷神隱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